Thursday, April 18, 2013

林冠英赶尽杀绝邓章耀?

闪的闪,躲的躲!这就是现在我们看到马华和民政领袖们的作风。续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和民政许子根宣布躲起来不参选当啦啦队后,身为槟州国阵主席的邓章耀也选择抛弃槟岛,闪到威省武吉丁雅来躲在巫统庇佑底下。

邓 章耀一宣布在武吉丁雅上阵,就有消息传出林冠英要到武吉丁雅来“追杀”这位落跑的槟州国阵主席。这个消息一出,很多人都会在讨论:“行动党该不该赶尽杀绝 民政党?林冠英有必要赶尽杀绝邓章耀吗?”特别是在槟州老一辈的选民,就像今早在咖啡店用早餐时就听到一桌的老人们在责备林冠英不该做到如此的绝,必须留 一点后路给民政党。

大家要弄明白,马来西亚是一个民主国家,我们的大选是以选票定输赢,而不是以打战来分天下!既然是以选票定输赢,那么得民心者得天下,被选民垂涎者留下也没用。

大家想想,308海啸,民政党在槟州全军覆没是因为行动党还是槟州人民?还有,308五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的民政党又有何改变?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越来越靠近人民,还是越来越巫统化了?这相信槟州子民都有目共睹。

那么到了今天,是谁要把民政党赶到绝路?是行动党?是林冠英?是选民?都不是!今天把民政党赶到绝路恰恰就是他们自己!

我们看看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在308被人民垂涎后,在巫统的庇护下,从后门当上了部长。当了五年的后门部长,做了些什么?他自己有反省了吗?民政有反省了吗?

就以这一次的候选人名单来说,民政及马华领袖们闪的闪,躲的躲,借的借,让的让。就连柔佛征林山这一个马华传统区都让给了巫统。我们可以看到的是马华及民政的领袖们不是不参选当啦啦队,就是都躲到巫统的庇佑下,到巫统的庇护区去打。

由此可见,民政及马华需要的是巫统,而不是人民!既然他们选择典当自己的价值,那么人民也无需再斟酌于他们需不需要存在了。

来吧!林冠英!就到武吉丁雅来把这一个巫统傀儡给教训教训吧!槟州子民,我们过去五年没有民政,不是过得更好吗?所以大马子民们,我们要相信未来的日子,大马没有国阵,我们肯定会过得比之前好!

Tuesday, April 16, 2013

不只是邱光耀,你我也可以做超人




民间都在唱:“五月五,换政府,换不到,你辛苦!”。五月五的确是大马的一个大日子,是一个大马政治,政府,社会及个体来一个大改革的大好机会。

谁是候选人?除了选民关注,身为政党的党员更是紧张。一些人希望自己能为民服务,一些人则希望自己能升官发财,种种目的只有候选人们自己最明了。

不过,当个个政党开始宣布候选人名单后,有人欢喜有人忧那是肯定的。这时,大家除了关注被点名当上候选人的人物之外,那一些落选失意人动向及动作也是被受关注的。

就拿昨天公布候选人名单的马华来看,大家可以看到很多落选的党员知道自己不被委任后,都开始有了大动作。有的想要独立上阵,有的在辱骂党魁,有的想继续争取,有的想离开,有的想扯后腿,有的甚至想跳巢。

我相信,这一些问题不但会发生在国阵,当民联宣布候选人名单时,这一种情况肯定也会有不少。在民联里,行动党及回教党的根基比较稳扎,所以这种情况也许会相对于较“年轻”的公正党会比较少。但要知道民联是三党紧扣的,任何一党的党员做出一些不利的动作,都会影响胜算。所以,除了领袖们的智慧很重要,还有党员们的成熟也是很大的关键。

问题是,如果是真心想为民服务,唯一通道就是当上议员吗?不当候选人就不能参与改革吗?非呀,非呀!往往在为民服务得最多的就是一些在议员背后默默耕耘的幕后工作者,往往改革成功就是要靠一帮在台下努力推动的功臣。候选人只是站在前线的代表人物。

要知道,身为一个议员如果做得好,被人尊重是必然的。但,如果一个幕后工作者可以做到出名,做到人人尊重,那才是一等一!拿一个很好的例子,有行动党超人之称的邱光耀,他就是一个有候选人也不当的好家伙!不当候选人,反而全马走透透,到处去为候选人站台演讲,到处大力推动改革列车。你说,像他这种人物,大马改革史上会遗忘他吗?就算不是候选人,他也一样出名,他也一样受欢迎,不是吗?

那么,大马改革史上的超人就只有邱光耀吗?不!我也认为我也是一个超人!我也每一天都在推动改革。我每刻都在向我身边的家人,亲戚及朋友们传播我们如何有义务来推动改朝换代,如何来告别腐败!

在改革路上,政党有政党的角色,候选人有候选人的角色,幕后有幕后的角色,人民有人民的角色。然而,政党超人重要,民间超人也一样很重要!邱光耀到处演讲,我们就到处传播给身边每一个人!邱光耀做行动党超人,我们大家就做每个家庭的超人,国家才会有希望!

希望当民联宣布候选人名单时,那一些落榜的人士要记住,大马要改革成功,候选人重要,幕后超人更重要!不必人人是候选人,只要人人做超人,改朝换代就在我们这一代!

Monday, May 7, 2012

511 vs 428, 党比国大?

  要办511党庆党大集会来呛声428人民大集会?党比国大? 
身为一个国家的首相,竟然沦落到必须利用党来向人民呛声!你说可悲吗?身为一个"民选"首相,竟然不是通过人民来展示实力,而是被逼通过党来向人民示威?你说可步可耻?

别忘记,你的党最多能给你一个主席位坐。至于首相这个位,还是必须靠真正符合资格而且是如假包换的真正国民手中的一票!

一系列虚伪的"转型",竟然那么不堪一击,那么沉不住气,一下子就被自己的水泡和催泪弹给打回原型。

一个不曾经过真正的民选程序而登上首相之位的人,他不懂得人民的力量还可以理解,但如果他选择不尊重人民,选择跟人民对着干的话,可以很肯定是,当他真正理解人民力量的那一天,就是他下台的那一天!

最后,请永远不要忘记,我国的首相是民选的,并不是党选的!还有我国是民主国家,并不是党主国家,做主的永远是人民,并不是你的党员!

“高层评论家”突然感觉新闻没自由


 
今天53日,世界新聞自由日,看到某报的"馬荷加尼",“情在人間”,“ 溝通平台”,等等的“高层评论家”都在大谈新闻自由!大家“好像” 都在为那在我国消失已久的新闻自由感到很遗憾似的。

感觉真的怪怪的。 何谓新闻自由?是在办报时感觉到的自由?是在报道时感觉的自由?还是在阅报时感觉到的自由?那么又是谁会在第一时间感觉到新闻的不自由?是报馆的老板?是报馆的高层?是报道新闻的记者?还是阅读报道的平民?还有,又是谁该是站在维护新闻自由的最前线?是报馆老板?是报馆高层?是记者?还是平民?

身为一个非常平凡的平民,我的感觉很简单,可以看到报道真正的事实的新闻就是所谓的新闻自由。真的很想知道,身为报馆的老板,身为报馆的高层们,你们的“新闻自由”感觉又是如何呢?

身为报馆的高层,在为了迎合当权者而过滤及删除记者们辛辛苦苦采访回来的报道时,怎么都不觉得不自由?身为报馆的高层,在不能为读者带来真正的事实时,为什么都不觉得新闻自由的重要性?

不必等到每年的世界新聞自由日,身为读者的平民每时每刻都在感觉到新闻不自由。不必等到每年的53日,抱着敬业精神的记者每时每刻都在为了新闻自由而站在前线想为读者报道事实。

我相信大家都会明白,新聞自由在每一天,每一刻都是非常重要的。不是好像所谓的“高层评论家”们, 在这一天才来感叹自己的工作没自由。在这一天才突然感觉到我国的新闻不自由。

然而,最可悲的是,在这一些“高层的评论“里,我们只是看到他们如何申诉我国新闻的不自由,如何为我国的新闻不自由而担心,甚至在投诉人民对他们的看法。但是,我们却看不到这一些所谓的“高层评论家”发表开如何争取我国的新闻自由,如何能让我国新闻自由可以向前阔!

报馆高层们,能不能具体一点告诉大家,我们应该如何才能要回我们遗失已久的新闻自由?请教教你们的老板,该如何做。请教教读者们该如何做。也请你们清楚点告诉大家,你们又该做些什么来维护你们的根,维护你们的办报精神——新闻自由,报道真正事实!

为了新闻自由,人民在争取,记者在敬业。但身为高层却只是在这个日子大吐苦水申诉! 可悲可悲!

Monday, September 5, 2011

在马来西亚,肛门最大!

贪污不是大问题,因为天下没有不贪的官,这是自然。政治人物无所不用其极争权夺利,问题不大,不必太生气,这是自然。国库可以被贪官掏空,新闻自由可以没有,纳税人的钱可以去向不明,这是自然,因为这是“政治”,但口交肛交不行,纵使自愿也不行,因为这是严重“反自然”!

巴生自贸区涉及上亿的丑闻可以沉寂下来,但赛夫的肛门不能停止调查,必须发动国家机器,追根究底!纳税人的钱可以乱花,但马来西亚人的肛门,我们必须努力保护!


这是什么逻辑?除了愚蠢!----欧阳文风《一个愚蠢的马来西亚》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HE有激人《超級白》 MV

很想把这首歌唱给国阵听!听好,只是把他的音唱给国阵听,绝对不是他的字! 白,最肮脏的国阵根本不配!

2020---改变还是去荷兰


又听到我们的首相纳吉大喊2020年先进国口号。又听到他呼吁大家给他机会,跟他合作来领导大家迈向2020年宏愿。

很奇怪,难道首相大人的办公室里没有日历吗?难道他不懂的2011年只剩下一个季度,2020年只是离我们八年多一个季度吗?

2020
先进国宏愿的口号,1991年也都已经喊了整整20年了。回首过去20年,看看现在这几年, 再思考未来的8年。
能吗?以马来西亚现在的状况,真的能在8年后成为先进国吗?
能吗?以马来西亚现在的政府,真的有能力带领我们迈向2020年先进国宏愿吗?
能吗?以马来西亚现在的领袖素质,我们还真的敢期待吗?

当年马哈迪列出了马来西亚必须解决的九大挑战以达到2020年宏愿的目标。如下:

1
:各民族和睦共处。
废话一句!马来西亚里各民族一路来都是和睦共处,一路来都是巫统把自己制造的问题来当作人民的挑战。

2
:创造拥有自信,道德修养,和自由的大马社会。
有自信的社会?一路来都是巫统把拐杖硬向土著手上塞,以制造一个没有自信的社会,来捞取政治资本。

有道德修养的社会?喊了20年的口号,到了今天,先看看国阵里的领袖的道德修养吧!大马有如此有羞痒的领袖来领导,连道德老祖老子都要靠边站。

 
有自由的社会?难道以无理的内安法令和无情的水泡再加上顺风的催泪弹就能创造一个自由的大马社会吗?

3
:知识型的发达国家。
原来出口人才,进口外劳就是想达到知识型的发达国家。我们的政府果然够另类。

4
:良好的教育设施。
要成为先进国,在教育方面最重要的应该是教育制度及政策。看一看这几十年来,我们的教育制度达到完整,公平及成熟了吗?再好的教育设施遇到想我们这种朝令夕改的政策也都是旷然。

5
:人均收入增加四倍
至于这一点,不知道我们的政府想怎么说?八年后人民的均收入有希望达到20年前的四倍?连梦都不敢梦吧?

6
:财富平均分配和澈底消除贫穷。
财富平均分配? 20年来,是如何分配的?人民看到的是国家财富都被你们给分赃掉,人民的血汗钱都被你们当阴司纸给乱烧掉!
现今的物价肯定比起20年前不少过四倍,人民的收入永远都追不上物价的提升,人民只有越来越贫穷,请问这样下去贫穷如何能澈底消除?

7
:居者有其屋。
这一个口号喊了几十年,但很吊诡的是,这一个口号相信还是可以用上几十年吧!

8
:良好的生活素质和充满爱心的社会。
良好的生活素质,首要的条件肯定是要有安全的生活环境而不是假象的物质享受!我相信,任何一个人民都不会说,现今的社会比起20年前比较安全了,对吧?社会的治安不但没有比以前好,反而是变本加厉!你说这样我们的生活素质可以达到真正的良好吗?

9
:国家平衡发展。
何谓平衡发展?应该是全方面的发展,实施平衡发展策略,各行业,各地区,不分种族,不分你我的进行发展是吧?但,看到的是我们的政府对于每一项的发展计划的出发点都是基于本身的利益及政治考量,完全都看不到有制度化的发展。试问,这样如何能达到所谓的国家平衡发展?

到了今天,2020年只是离我们八年多一个季度的时候,我们可以很无奈的看到我们的领袖还是无耻的利用那无谓的2020年先进国宏愿来捞取选票,但身为人民的你,是要选择相信他们,塔上他们那不能潜水的潜水艇漂去荷兰呢,还是选择那由自己主导的改变列车,决定权绝对在于你手中。

很简单,大家一起改变,还是大家一起漂去荷兰。拭目以待吧

Monday, August 22, 2011

印度神油也难救民政党的不振


对于各路人马的拔根行动,一向来置若罔闻(对于人民的声音)的许子根终于火了,热了。子根伯伯不再坚持一贯性“无声胜有声”的沉默了,近来频频出招来回应来自内与外的指责。

对外,他驳斥了槟州槟城中华总商会会长陈国平对于他在槟州18年来毫无作为的指责。他提出了过去18年来的种种“低调的功绩”来呛回对方是瞎了眼,看不到他以往功劳。他也揶揄槟首长林冠英那“槟城刚从沉睡苏醒”的说法是在尝试贬低和妖魔化他,和污辱了槟州人民。

对内,他狠批陈智铭、再林及范清渊这几位“政治青蛙“没有资格质疑及批评他领导槟州国阵的能力及表现。再来,对于来自巫统方面的指责,他则以不会自贬身价来回应巫统基层的各项指责来圆场。

陈国平瞎了?林冠英在贬低和妖魔化你?他们都污辱了槟州人民?倒不如说是在308大选让你输上整万票及让民政在槟州只轮巫反,全军覆没的槟州人民全都瞎了眼!大家都是同样冤枉,贬低及妖魔化你,看不到你过去18年来的种种“低调的功绩”,对吧? 至于谁在污辱了槟州人民?那位不尊重槟州人民手上的一票,硬要把你从后门挤进内阁的首相,应该排在“污辱了槟州人民排行榜”的榜首吧!

“政治青蛙”没有资格质疑及批评你?那,请问子根伯伯你,那几位包括许月凤在内的“政治青蛙”有资格配合国阵典当霹雳州的民主来领导人民吗?为什么当初他们的资格没有被你质疑了呢?为什么当初国阵的恶行没被你批评了呢?

对于来自巫统方面的指责,你怎么又回到了一贯性“无声胜有声”的沉默了?这难道是因为指责者都是低层吗?还是指责者都是低能?那,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应该不会被你视为低层及低能吧?对于一位官位是对方所施舍的人来说,面对他们的指责时保持沉默也许是最佳方法吧!所谓,在人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还有,下届大选对民政党而言是个“不成功便成仁”的战役。这话倒是没错,但民政党要如何才能“成功不成仁”呢?大选将至的这一刻,民政党里上下都准备好了吗?现在的民政党跟308之前的民政党有分别了吗?难道,你们真的在期待什么都没做,就想槟州人民推翻自己在308所做的决定吗?

拜在巫统脚下,败在人民手上的民政党如果预想在槟州重振雄风,东山再起,退出国阵可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如果民政党还是继续由原本这一班已经受惯“国阵性”熏陶的领袖来领导的话,退出国阵,谈何容易?

温馨提示,如果民政党还是继续选择对于国阵至死靡它,助桀为虐的话,我想就算是Tongkat Ali再加上印度神油也挽救不了民政党的不振,还是等待残阳的没落吧!

Friday, August 12, 2011

伦敦的是暴民,我们的是暴警!

内长西山木丁指出,类似伦敦的暴乱事件,并没有在我国发生,​我国人民应该为此感恩。
 

说得对!很庆幸我国的人民都是良民,没有像伦敦一样的暴民。这里​只有无理无情的暴警。所谓暴警无理,但民间有情。人民应该感恩的​不会是你们国疹吧?人民应该庆幸的,应该感恩自己是一等一的良民​!被如此的无理镇压都能沉住气,只是在等待下一届大选利用手中的一票来回应他们的无情无理!

西山木丁,人家是警察镇压暴民防止暴乱,你们是暴警镇压良民制造困乱,好不好?暴民跟暴警是有分别的,懂不懂?这样你都想把事实给扭一扭,转一转,来混淆人民?想乘机,也要动一动脑筋,别再习惯性的没经大脑就乱吐口水啦!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支持后门部长却反对民选村长?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炮轰雪州新村村长直选纯属一场猴子戏。他还呼吁全体班丹马兰的村民,一起杯葛这项只是行动党自导自演的猴子戏。他甚至还批评说,通过民主程序遴选村长是一种开倒车的作法。

真是荒天下之大谬!支持后门部长却反对民选村长?部长可以选自那遭人民嫌弃的落选者,村长却不可以通过民主程序来遴选?硬生生的把民主的意识扭转180度,搞到面目全非,真想不到马华的民主意识已经达到这种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正如资深时评家拿督谢诗坚博士所说,地方议会选举可谓是民主之父。回顾历史,地方议会选举可是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但动了民主,还为国家的民主带 来了改革和进步。马来亚乃至后来的马来西亚,基本上已为民主政治划上圆点,与世界其他民主国家一样,大民主与小民主形成百花齐放与百家争鸣的热闹景观,可 见恢复地方议会选举来把第三张票还给人民是何等的重要!

众所周知,经过了半个世纪的执政, 不管是中央级,州级还是地方级的公务员,无不充满了国阵,尤其是巫统的朋党,同僚等。这一些公务员在经过国阵政府的五十年熏陶之后,其素质之低,其态 度之差以及其不责任之心态, 真是到了令人乍舌的地步。山头主义,朋党主义以及官僚作风更是在我们的公务员群体里落地生根了好久。

在民联接过槟州,雪州及吉打三州政权三年多以来, 很多事情和政策在执行起来也见掣肘。这除了是因为在资源分配受到中央的限制之外,还有就是国阵政府对于民联州政府的所要推行的政策都想尽办法来多番阻挠。

大家要明白,要成功改革就得靠良好的政策,良好的政策要达到目的,就得靠政策的成功落实,然而,政策如果要成功落实,按部就班可是不可缺的条件之一。经过 了超过三年的碰壁,探讨及摸索,民联政府终于踏出了第一步,实现了还民第三票的承诺。所谓好的出发点再加上勇敢的第一步,真正的民主才有望啊!

马华把恢复民主之父当作是一场猴子戏, 说通过民主程序遴选村长是一种开倒车的作法,但却对于首相大人委任后门部长的举动,连一声都不敢!难怪连你们的蔡总都说,人民如果把票投给你们,是没有逻辑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