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0, 2009

是时候了!

经过五七霹州议会乱局后,令我深深的感受到,民主腐败在我国已经成了无法治愈的癌症!

这几天的大逮捕行动,议会厅里的野蛮行为及事后国家领袖发表的不负责任言论,实在令我们心痛万分。

我想,很多大马人已经认识到了目前一切社会矛盾的总根源在于执政党里某个政党的一党专政。党权高于法律,党权高于宪法,党权高于民主,党权高于一切!这个问题如果一天不解决,我国想要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先进国家就无从谈起


今天,有一首诗想跟大家分享。在1957519日,中国爆发了一场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 当时就读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同学沈泽宜和张元勋联名贴出了一首长诗 “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
轻人
放开嗓子唱!
把我们的痛苦
爱情
齐都泻到纸上!
不要背地里不平,
背地里愤慨,
背地里忧伤。
心中的甜、酸、苦、辣
都抖出来
见一见天光。
急雨般落到头上,
新生的草木
我的
是一支火炬
烧毁一切
它的光芒无法遮拦,
为它的火种
来自——“五四!!!


时候了。
向着我们的今天
发言!
昨天,我还不敢
弹响沉重的琴弦。
我只可用柔和的调子
歌唱和风和花瓣!
今天,我要鸣起心里的歌,
为一支巨鞭,
鞭笞死阳光中一切的黑暗!
为什么,有人说,团体里没有温暖?
为什么,有人说,墙壁隔在我们中间
为什么,你和我不敢坦率地交谈?
为什么……
我含着愤怒的泪,
向我辈呼唤:
歌唱真理的弟兄
快将火炬举起
为葬阳光下的一切黑暗!!!」

大马的“五七”乱象,是否让我们看到各中社会矛盾在积累和逐渐深化?大马是否应该处于民主大变革的前夜?争取让民主的火种燃烧起来的日子是否应该为时不远了?关心国家民族前途的人士到了该做出自己正确选择的时候了

5 comments:

黄绍华 said...

我同意你的看法和见解,我们算是同道之人,也是同州子民,保持联络和交流。

Alfanso said...

的确,时候已经到来。

林廷辉 said...

绍华,alfanso;

谢谢认同。虽然局势很乱,但可以发觉我国人民的政治意识因此而大大的提高了。

始终相信,前方是光明的!

Anonymous said...

国阵没有多少好日子过了.来届大选我必定会去投票.让国阵死翘翘.

victorlee said...

有一个最适合的奖要送独裁者--他们从来都不想改变霸权心态!

最野蛮的手法抬走议长――应"荣获全球最野蛮奖"
作者:波国槟榔

新闻从业人员黃傳易先生在评论文章<西華沒有連人帶椅被抬走>一文中澄清事实真相,那就是證實西華古瑪沒有被人連人帶椅抬出議會廳,西華古瑪是被人從椅子拉起後抬出議會廳。

他指出,下午2時,州議會復會後,民聯議員阻止甘尼申以議長身份主持會議,國陣和民聯議員因而起激烈爭執和推撞,場面非常混亂,僵局持至下午2時30分左右,突有國陣議員高喊把西華古瑪逐出議會廳,當時民聯議員紛紛湧到議長席四週護衛西華古瑪。

大批議會衛侍隨後朝議長席方向推進,5分钟后,....當時只見西華古瑪被一群人抬起。

黃傳易先生说说:"當時我是站在距離議長席超過大約100尺的記者席上,我看到西華古瑪被人抬出議會廳時是保持坐著的姿勢。西華古瑪被抬出議會廳後,議長席上的椅子不見了。”

“當攝政王於下午3時15分左右進入議會廳後,議長席上沒有椅子,甘尼申當時站著,需等警方人員抬進一張椅子到議長席,甘尼申才有椅子坐。有鑑於此,當時我和一些在記者席的同行都以為西華古瑪是被人連人帶椅抬出議會廳。因此,我就作如此報導。”

“5月8日下午,西華古瑪在新聞發佈會上指他不是被人連人帶椅抬出議會廳。過後,我向一位當天靠近議長席位的民聯州議員求證,證實西華古瑪沒有被人連人帶椅抬出議會廳,西華古瑪是被人從椅子拉起後抬出議會廳。謹此借用《溝通平台》澄清這個觀點,以正視聽。”

阅读了黃傳易先生的报道,證實西華古瑪沒有被人連人帶椅抬出議會廳,西華古瑪是被人從椅子拉起後抬出議會廳---VERY SHOCK! MENGGEMPARKAN!MENGEJUTKAN!MEMERANJATKAN!
那些穿制服的人,还有便衣的人竟然以那么野蛮,狠,横蛮的方式,"夹硬"把一个议会中最重要的议会负责人――议长架走,确实令人发指,令人震惊!令到曾是议会问题第一的台湾也要说声"服字"!

台湾议员们应睁开眼睛看看――更"够力",更"叫人,令人发指"的议会在这里!

如果制服人员可以野蛮对付一个州内那么重要的议长,那身为普通老百姓,小小蚂蚁的人民(蚁民)的安全如何可获得保卫?

那是非常严重及侵犯人身自由与人权的先例,必须严正看待――否则,那些滥用职权的人就可以随便进入你我的家,我们的下一代还有保障吗?

作者部落格http://onemalaysiaforreal.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