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7, 2009

回教党想“打入国阵, 纠正国阵”?


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昨晚在回教党大会的大型群众讲座上,重申不与国阵合组政府的立场,并以不点名方式批评倡议此事的党主席哈迪阿旺一派胡言。虽然哈迪声称组织联合政府是要为民求福,惟聂阿兹却直接表明,此事根本就提也甭提。他表示,上一届的党大会已经议决,要拒绝一切与巫统合作的方式,因此不应再度挑起此事,破坏回教党与其他民联成员党的关系。

回顾历史,回教党成立于1951年11月。是我国唯一一个由独立迄今持续活跃的反对党。回教党在思想意识上与马来国党反殖民、爪哇式民粹主义与大马来民族主义的传统是一致的,不过其社会主义色彩并不鲜明,反倒是十九世纪末才自中东兴起的回教改革思潮对其影响深远。回教党在组织上脱胎於巫统。回教党的崛起不仅吸引了不少来自前马来国民党,泛马最高宗教理事会与回教徒党的活跃份子,也成了巫统党内外反对者的另一选择。

回教党于1953年发生领导危机,党员质疑某些领袖拥有双重党籍,以及赞成回教党参加由巫统和马华主办的全国大会。 党员希望领导层以身作则,选择留在回教党担任领导或重返巫统。虽然这并非直接冲着拥有巫统党籍的主席阿末夫瓦而来,但他也不认同大会支持回教党参与全国大会的决定。

回教党曾受巫统「招安」。五一三事件後,巫统成功将心腹大患回教党收编进国阵阵营内。但是,此举却造成党内的纷争加剧。与此同时,在回教党加入国阵後,两党之间的矛盾并未消泯,在巫统鼓动下,造成回教党发生内争分裂而大伤元气,最後,回教党在1977年尾因「丹州危机」脱离国阵,结束短短五年的盟友关系。这件事至今还令回教党里领导层念兹在兹。

1978年之后该党不断摸索新路向,至1982年尤索夫拉瓦升任主席,带入「宗教师主导」年代,修章改策,成立宗教师协商理事会。同时又深入非回社会,成立华裔协商理事会。1987年巫统党争给回教党从中得利,与叛逃出来的46精神党合作。卧薪嚐胆的回教党才在1990年重夺失去了十二年的丹州政权,当时长老会主席的聂阿兹出任州务大臣。当时回教党与46精神党共组「回教徒团结联盟」,同时与行动党组成「人民阵线」,兵分两路向巫统和国阵出击。1999年巫统再次因革除安华而分裂,法兹诺同样与安华和林吉祥合作,共组替代阵线。回教党高奏凯歌,守住丹州之余,也拿下登嘉楼。

笔者绝对同意及理解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坚决不与国阵合组政府的立场。聂阿兹很清楚,巫统一路走来的朋党,贪污及腐败路线跟回教党的理念绝对是极度矛盾的。以回教党的历史以及它在马来社会的地位,如果在早期想要走与巫统相同的路线,几十年来执政马来西亚的,绝对是回教党而不是巫统!

两党的理念,路线如此的矛盾及冲突,如今还想谈合作,谈什么联合政府? 是要回教党改变,还是要巫统改变? 还是要回教党像当年我们的上议员部长许子根博士一样,高喊“打入国阵, 纠正国阵”?

7 comments:

Malaysian said...

有时候有些人就是要走捷径。
有时候有些人就是因为内心种族主义的影响而乱了方寸。
有时候有些人就是得到了权利而忘记了当时为什么人民给你一个机会的原因。

权利真的会让人冲昏了头脑!


Regards,

马来西亚为先

Malaysian Come First

GoMalaysian.Blogspot.Com

紫君 said...

难说.
有权有钱,当然要仿效许博士啦!
人家现在很厉害了,当首相暑部长,位高权重哦!

林廷辉 said...

每个政党里都会有一些毒瘤, 如不妥善处理,

党的生命将会因这些毒瘤而结束!

紫君 said...

我还以为,毒瘤已经发作,党的生命已经结束了呢!

凌国文 said...

哈迪阿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安华,才是他的“沛公”。

林廷辉 said...

没错。哈迪是对未来民联首相一职虎视眈眈!

不过,在这件事上,华人社会又会等待看看马华民政的反应!

Fairnation said...

如果"沛公"能过得了这关,就可以继续推动他的千秋大业。不然历史将会改写。谁会是解救"沛公"的樊哙?是人民吗?!还是另有其人?

久旱逢甘露,机会少有,那些人还不赶快乘机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