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3, 2009

给民联的公开信:林武灿跟许月凤有啥不同?

在我之前一篇 “民联毒瘤不除, 执政中央难行”的评论里,我曾经把民联三党里的党员, 即包括普通党员,党领导及各级议员,粗略上分为三类人士。在这里稍微提一提是哪三类。

第一类是那些经长时间参与我国的政治,社会运动和民主运动的一群。这些人从以前的街头走到今天的议会, 始终不离不弃,贯彻始终。他们 对原则性及政治上大是大非的问题较为坚持,态度上也较为强硬。

第二类则是那些一直来都有关心,但却没有直接参与我国的政治,社会运动和民主运动的一群。他们大多数是来自于中产阶级的精英。这一类人士是随着近期政府的种 种腐败和弊端都浮上台面及我国国民突然的民主醒觉,才被触动了参政意欲和冲动。

第三类则是那些只是希望趁着政治大海啸的效应,籍着民联中某党强大的政治形象效应在选举中发生作用,分得一杯羹,瓜分政治权力,才加入该党的机会主义者。而这一类人物, 我堪称他们为民联之毒瘤!

从霹雳州变天四大青蛙一事,到公正党日莱区部主席卡莱瓦南率领党员集体退党,然后是槟州前副首长法鲁兹事件,再来是公正党槟州主席再林在市议员主席风波的举动到最近的槟州元首华诞赐封名单掀起的争议。不难察觉到,这一类毒瘤数公正党里最多。

公正党拥有超过30万的党员,当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成员是从国阵跳槽过来的人士,尤其以巫统的“失意人士”为多。这一些跳槽的党员,有些是在公正党成立之时就已经加入,有一些则是在半路才出家。

这一些跳槽的党员在去年308之前可以说是相安无事的,但,在民联执政五州超过一年之后,有一些公正党里的“前国阵”分子就频频露出了那“国阵性”的处事态度。这个无他,只是表露出他们一路来真正参与政治的目的,想利用政治权力来捞取名和利也!

昨天公正党槟州主席再林与市议员林武灿成功游说槟州政府在槟州元首诞辰授予拿督斯里及准拿督勋衔。这已经掀起党内的激烈反弹,多个区部更拟上书中央,要求实权领袖安华撤换槟州主席再林。

再林之前因不满没得受委出任威省市政局主席而率领公正党市议员群起杯葛宣誓礼以及在佐哈里被革除事情上的处理方式,再加上这一次的游说授予拿督斯里勋衔一事,很明显的他还是无法撇掉他那“巫统式”的利益关系与官位争夺的不良文化!

至于林武灿,看一看他的过去。他于1995在民政党旗帜下中选州议员。在1999年大选,他成功守土但却在马华及民政之间的首席部长之争时倒戈而跳槽马华。在2008年大选,他在不被马华委派上阵后,就宣布退出马华而再次跳槽到公正党。入党的短短时间里,林武灿成了再林的爱将,竟然得以“三级跳”,受委市议员与州副秘书后再度受封!

在霹雳州变天一事,大家都对那四大青蛙感到非常厌恶。尤其是民联更对许月凤的所作所为咬牙切齿。大家看再一看林武灿的过去,他跟许月凤有啥不同吗?大家都是超级投机青蛙,不同的是一只跳出去,一只是跳进来。但,可笑的是,今天的林武灿却在民联的推荐下受封准拿督勋衔!林武灿受封是因为他在民联里短短几个月的“超良好表现”?还是他在过去四年没当任何议员或职位时依然“超落力”的为人民服务?还是以他之前在马华及民政之间的首席部长之争时的倒戈功劳?还是纯粹是民联想向一些蠢蠢欲动的政治青蛙表示,只要跳槽民联,不管你的质素是怎样,都将会有“厚待”!

一个是无法撇掉那“巫统式”的处事态度,一个是“三级跳”的机会主义者,但双双却成功在党里利用政治权力来捞取名和利!

308的政治海啸,人民是期望民联会带给他们与国阵不同的执政方式。但,今天我们看到的是民联里一些渐渐走向“国阵式”的人士不但没有受到该有的惩罚,反而得到了“无理的益处”。笔者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民联里的领袖应给于人民一个清楚的交代!

笔者提及的这一些毒瘤效应都是发生在去年安华的916变天计划之后。想一想,如果在去年的916变天成功的话,这一些毒瘤是不是也将会在中央里发酵?然而这些毒瘤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民联无法尽快去除这些毒瘤,笔者真的怀疑民联欲执政中央的能力!

笔者之前预测纳吉可能计划在年底来个闪电大选。这是因为笔者相信国阵在308政 治海啸失去五个州之后,其内部利益分赃肯定遇到不小问题。这个问题不可存在太久,因为它将会威胁到某些人的政治利益及地位。 所以,纳吉在上任后就动作频频,实行一些“表面政策”,以讨好那些只看表面及大题的国民,毕竟在目前的我国,这种人民还是占有一定的数目。再加上最近民联中的种种乱象,不排除一些选票已经回流国阵。

今天,行动党顾问林吉祥也发表了相同的预测,这意味着民联也预见了闪电大选存在着可能性。如果是这样,如何去除这些毒瘤便是民联三党在现时刻不容缓,急需思考的课题了。请让你们的支持者看到你们执政中央的诚意!请让大家觉得你们有顶替国阵的能耐!

8 comments:

雪山锺某 said...

你不是已经说出来你的答案吗?你我都懂的难道民联领袖会不懂吗?这是政治。。。

chchoo said...

林伯,这些毒瘤是没有标签的.去除这些毒瘤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唯有将所有康头的路切掉,毒瘤才会减少.

wcheow said...

呵呵,没有康头,你认为这世上还有多少人会来玩政治?

chcho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hchoo said...

wcheow, you, yes, as a World Vision donor, you already proved that you do care about others. People like you is less likely to become a 毒瘤, and very unlikely to go for 康头.

Anonymous said...

公正党 = 公正,青蛙和人都有机会受封“拿督” :)

Botak said...

林武燦和許月鳳有何不同?
一個是男, 一個是女.

林廷辉 said...

choo兄,毒瘤是没有标签,但一遇到康头肯定发作.将所有康头的路切掉?难呀,难呀。

botak 兄,应该说,一只是公,一只是母~的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