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4, 2009

吃爹喝爹不认爹的白眼狼!

看看反贪污委员会的冷血反应,一大堆荒谬到极的解释!他们有不用负责的借口吗?

看看警察部门怎样无理盘问所谓的“证人”!他们彻查的出发点是什么?他们有意愿要查出“真正的真相”吗?

看看一些无良心部长在卑鄙的乱喷口水!他们的忘了自己是谁选出来的吗?他们难道忘记了人民才是他们的老板,而不是政府!他们的责任是为民服务还是为邪恶辩护?

听一听那些自认代表华社的政党的领袖如何虚伪的叫大家冷静,叫大家相信政府一定会还于明福一个公道!难道你们真的完全不懂我们的心吗?

听一听那些迫不及待跑出来为这些残忍无理而辩护的无良博客!够了,够了!为自己积一点福报吧!

拿出你们的良心来看一看那在经过大家苦苦相盼,千呼万唤和强烈要求下即将成立的皇家委员会!真的想问一句:这是什么来的??

无心彻查真相, 无意替人民解开疑团,只是替自己的美好的口号补镬!敷衍之后还是敷衍!

警方的面子要顾, 反贪局的面子要顾,自己的政治议程更要顾!

哪,死者的公道呢?家属的感受呢?人民的愤怒呢?人民的不满呢?难道真的全都不用顾吗?

难道真的不能诚信诚意的为人民解决问题吗?难道真的一次都不能吗?

难道我们只想要一个透明和公平的侦查真的那么难吗?难道还我们一个真相真的那么难吗?

一个民选的代表,一个民选出来的部长,一个民选出来的政府,最主要的是民众对你们的信任!而不是只顾自己的面子,自己的议程!

真的是吃爹喝爹不认爹的白眼狼!

17 comments:

天网恢恢 said...

我们不要担心未来的事,天生天养是这片国土最大的福报!

重点是我们要把方向抓稳立场坚定,实实在在地活在当下。

如果人民一味原地踏步不敢改变求变,那就意味着是人民自己宁选择“安分守己”慢慢等死,也不要靠自己努力争取突破困境的新局面了

我们要清楚,民联当今的处境是完全被中央打压甚至背后操纵使阴谋陷害准备又上演另一场霹雳夺权戏码了

1.安华肛交案十年来都是被污桶人暗算是典型的莫须有!

2.现在连明福冤案也理所当然被莫须有化了!


大马人民,尤其华人,这次是要面对自己的良心发现和习性思考的抉择点了



在这里,我用我的性命向全大马人民作证,要是改朝换代是错误的话,我先人头落地。

天网恢恢 said...

人民现在要担心要思考要决定的,是当下的事!

犹豫不决就等于懦弱无用。

无法自己作决定的,也就表示尚不足智慧作自己的主人。那根本就没有资格要享有自由民主的权利了

一句话,我们不能够完全怪别人,每个拥有生命的“人”始终都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思一想负上责任!

若我们期盼的是一个真正民主开放的国家,那民众的素质自然是最关键的因素。

Anonymous said...

他们根本是想要让罪案一起入土!

试想想,哪里有一个所为文明民主的国家,会在一件重大命案发生了超过5天才进行调查的?任何重要线索包括事发当场指纹鉴定,疑物收集,涉事人扣查等都是要在第一时间进行的。




分设验尸庭皇委会“掩盖真相”
再益:政府改革承诺回到原点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09184

疏而不漏 said...

有些东西,即使大马人民被当权者软硬兼施地被迫遗忘了,其他国家都不会忘记。

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要勇敢再跨出一步就海阔天空了!

那只鸡除了会做尽表面功夫再者就只会使尽阴招了!天很快就会收他的,我活着就是为了看着这种人渣被打入地府。

他可能还不晓得包拯是第五殿阎罗王啊

Anonymous said...

再闹下起,大家须有心理准备。政府要捉人了。。。

tamiya said...

楼上的,安心啦,我们还有十多位正副部长联署支持的总会长部长,和落力表达人民心声的走后门部长在。

Botak said...

有試過生氣得想砍人嗎? 就是現在這樣.

林廷辉 said...

捉人?

真正的社会和谐,不能建立于威吓,打压及镇压!

Leon Soh said...

各位!不要只把话题一直围绕着“调查”而已。看看现在又有某网站来“凑热闹”,试图将赵明福的死因推向:畏罪自杀呢!

难倒我们这些维护正义的人士,可以就此静观吗?

wong said...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紫君 said...

廷辉,
你那么来夸奖他们啊?照我说,他们连狼也不如,狼至少把骨头吐出来呢!!

反正,他们就是良心已泯,无可药救的冷血动物....我真不晓得用什么"动物"来形容才合适呢!

失败のman said...

他们的忘了自己是谁选出来的吗?他们难道忘记了人民才是他们的老板?
都不是,他们不是忘了,而是他们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试想想,当有事发生时我们愤怒,当没事发生时我们从容,他们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今天的政府,今天的部长,今天的高官们,都是我们手中的一票所选出来的,是否意味着这些没良心的家伙都是由没良心的我们选出来的呢?
各位有良心的,扪心自问,我们那良心的一票是投给谁了。

西西留 said...

骂得好,很『鲁迅』,西西留路过,给大人问安。

林廷辉 said...

天网恢恢:说的对,生长在这一片土地上的子民都有责任为这个国家的未来而站出来!

疏而不漏 ,wong, 紫君,失败のman :

他们的恶行历史是绝对可以明鉴的。他们会在一定时候得到相应的报应及惩罚!

林廷辉 said...

西西留:
谢谢到访。 我也向西西留大人问个好.

Anonymous said...

RPK说的也是的,十个百个它抓,要是出来抗议要立刻举行全国大选的是千万个百万个人民,你说那时候他们要如何抓?

Anonymous said...

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


曾经我也被那些禽兽所编排的教育课程所误导洗脑过。记得那年我21岁,我跟我父亲说:既然我们华人是住在人家的地方,那我们不就让一让他们罗!

我爸那时就纠正我说:嘿,谁说这里是他们的地方的呢?这块土地本来就是来自中国印度的移民,马来人的祖宗也都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啊!即使马来亚独立,也是英国同意由这三大种族的政党代表共同合作来治理国家的吧!

怎么会演变成马来人的专属国土了呢?这全都是要拜马哈迪的霸权铁腕政策的功劳,他本身也不是纯马来人,但因为他唯有靠利用巫统的踏脚石来达到他个人的野心和利益,于是他就造就了今天马来西亚的混淆局面。


那天,我才如梦初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