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该被黄洁冰唤醒的鸵鸟

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因被人流传半裸及短片一事,民联领袖以激烈谴责及极度同情的态度发表言论,这是必然和很自然的。我想有丁点儿良心,同情心,良知及人性的人类,也会以最激烈谴责及最同都情的态度对待这件令全人类都毛骨悚然的事情。我想,也许在禽兽的世界里也会抗议这种无耻的事情发生。那,且不是有些“人”连禽兽都不如?是吗?我国无良阵线的那些除了好事什么敢做的领袖们。

尤其是身为马来西亚子民的我们, 这种可恶的事情一而再的在我们的周围发生,我们有不感到担心,伤心及失望的理由吗?我们有不去谴责,抗议及阻止的这种无良的事情发生的借口吗?有! 绝对有!不过,这种“禽兽”的思想,哦!是连“禽兽”都不如的思想,绝对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物可拥有的!没有足够的卑鄙,无耻,下流和贱格的“修行”,是达不到这种“禽兽”都不如的境界。是吗?还是想问一问我国无良阵线的那些除了好事什么都敢做的领袖们。

讲完本人的感想,想跟大家分享我国一些领袖们对这件“兽行”有何感想或兽想。

首先出场的有我们的“马”华妇女组周美芬小姐。
“马华妇女组同情黄洁冰的遭遇,周美芬轰剥削女性达政治目的。”难道周大姐在我们极无能的衙差叔叔还没查清楚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是政治阴谋?就已经知道有些人想剥削女性达政治目的?
“周美芬发表文告表示,上述行为应该加以谴责,因为在一个人不知情或不同意下,拍摄其身体部分是违法的行为,可以在刑事法典下受罚。”看起来,我们的周大姐真的很生气了!她毫不客气地谴责偷拍者及发布或传播者。还好,虽然并未一并谴责幕后主使者,但还算是几经辛苦,久久半次地敢敢说了“小小好事”一件。

第二出场的有我们遭人民遗弃的前任雪州州“物”大臣。
“敦促黄洁冰向蔡细历看齐,基尔:有道德问题应辞职。” 好大的口气啊!相信这位前州“物”大臣讲这话时,一定是坐着讲。脑袋被压住了,话肯定经不过大脑了!
突然想到一个故事!地球上某个小小国里,领导者皆是一些飞禽走兽,吸血僵尸,杀人凶手等等,总之只有那些除了好事什么敢做的才有资格在那里当领袖。这小小国有一些非常奇怪的法律,如:谋杀案里,杀手无罪,被杀的有罪,因为挡我者该死! 攘夺案里,攘夺者无罪,被夺者有罪,因为谁叫你衰!强奸案里,奸人者无罪,被奸的有罪,因为只要我爽!偷拍案里,偷拍者无罪,散播者无罪,幕后主使者更无罪,唯独被偷拍者罪大恶极,因为她有道德问题!不知是哪一道哪一德? 还好,在这里有一件案,犯案者和受益者都会无罪的,那就是贪污案,因为你爽我爽嘛!呃,怎么离题说起故事来了?回到现场!

第三位出场的有我们的三带长老,马皇朝时带马,亚都拉皇朝时就带鸭,啊吉皇朝要来了,已经摩拳擦掌要带个吉了。潮州人谓:那里亮,那里坐。
“内政部长赛哈密在国会走廊受询时也趁机讽刺公正党应该先处理党内的“问题人物”,而不是妄想要变天。”三带长老什么都想带,就是不想带脑袋。真奇怪!
又回到小小国的故事里。小小国举办了一个颁奖礼,叫“问题人物排行榜”。被提名的有以下:
(一) 被偷拍的无辜者—问题人物。
(二) 被攘夺的无辜者—问题人物。
(三) 被强奸的无辜者—问题人物。
(四) 被吸血的无辜者—问题人物。
(五) 被偷拍的无辜者—问题人物。
(六) 被打压的无辜者—问题人物。
这小小国的问题人物还真不少,难道那里没衙差吗?没朝廷吗?没律法吗?试问,一座山寨会依法办事吗?一群山寨霸王会认真领导国家吗?一堆领了令牌的山贼会维持治安吗?

再回到课题上,道德的沦落,手段的卑鄙,思想的下流,政客的无耻,政治的肮脏等等,这些毒气充斥在我们的大气层里,这些毒瘤还在我们的身体里伸延。我们还可以保持过去那种事不关己,漠不关心和沉默寡言的极不负责任的态度吗?如果我们依然选择继续当一支鸵鸟,我们将迎来更沦落的道德,更卑鄙的手段,更下流的思想,更无耻的政客,更肮脏的政治,及更黑暗的未来!醒醒吧!鸵鸟们!!



林廷辉笔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一错再错的马汉顺

“作为霹雳州国阵唯一的马华州议员,我将尽心尽力地向国阵政府积极争取保留民联州政府在过去10个月施行的一些有利华教和华社的措施。” 马汉顺医生啊,还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这一翻“食碗面,翻碗底”话吗?也许你也患了国阵的遗传病,‘选择性急速忘记自己所说的话’。国阵里不是有很多所谓的医生吗?哦,对不起,忘了医生是能医不自医的。不怕不怕,请你来当今大马网站游一游,在这,有很多大夫,灵药能帮你恢复你的记忆。我本人对陵国文大夫对你的病情分析最为欣赏,陵大夫对你开的灵药真叫人拍案叫绝,大快人心。但,要确记,这一灵药只能暂时帮你恢复记忆,并不能把你的病断根。根据‘本草纲要’里记载,要彻底脱离这家族遗传病, 有两种药方,‘修身’和‘离家’。不知马医生你愿不愿意服这两帖药?
今天,还来不及帮你解释如何煎这药方,却发现你竟然又患执迷不悟病。马医生竟然跑到衙门去告状,告尼查等人煽动人民对苏丹不敬。喂!你还有没有?陵大夫不是已经告诉你大错特错了吗?怎么现在又来一错再错?真是执迷不悟!让我这平民来告诉你为什么说你一错再错。
第一错,我们这一些平民百姓们从来不曾也不会想过要对敬爱的苏丹不敬。我们这次的极度愤怒,悲哀及失望,完完全全是针对国阵这一次的极无赖行动及那四只人头蛙身极可耻的行为。我们并不是质疑或不尊重苏丹的决定,我们只是请求苏丹重新考虑人民们的意愿,解散州议会,让人民重新选出民意政府。马医生,华语懂不懂?是请求,minta,国语总该懂吧?
第二错,308 大选惨败, 你们说人民对国阵的不满是因为民联煽动。巴东埔补选再惨败,再是因为民联的煽动。瓜登的补选又再惨败,又是民联的煽动。来到这一次的霹州大“变地”,你们还是把人民对国阵这极无赖行动的不满归咎于民联的煽动。老兄,别把马来西亚的人民看得那么无知及脆弱吧!到了现在,看来你们还是很不了解我们这些广大民众的想法。被无情的“民主地狱”压了五十年,我们心中的怒火,就好像那一团被盖在封了出口的火山里的火一样,只等待封口被打开,就会很汹涌的喷出来。难道马医生还是认为火山的爆发是用扇子扇的?
可能小弟所说的话马医生不大喜欢听,但,我还是抱着极微的希望奉劝你,好好的考虑学煎那两帖药方吧!尤其是‘修身’这一帖,很适合你的同僚们,最重要是那四只人头蛙身的新同僚,他们最为需要!


笔自
林廷辉

民联“变天”vs国阵“变地”

看了很多遍关于霹雳变天的评论,大多数都对国阵这一次的行为有评少赞,甚至恨之入骨。

但,也有一群“头脑不清醒”之仁兄还沾沾自喜国阵这次只手遮天,目中无民,无法及无天的极可悲的行为。

仁兄们,也许你们会“大大声”的问,为何民联喊“变天”就可以,国阵搞“变地”就不可?问得也对,难道就只许官家放火,而不准百姓点灯?

小弟在这想跟大家分享,到底民联之“变天”与国阵的“变地”有何差别?

(1)民联尝试把已经生活在“民主地狱”五十年的子民拉出来,所谓“变天”。

国阵强行把尝试走向“民主天堂”的子民拉回“地狱”,所谓“变地”。

(2)民联一向来的变天行动都是公开式的,可谓“光明”。

国阵的变地计划依然秉持一向来的封闭式,可谓“黑暗”。

(3)民联的变天计划是靠拉拢一些还有一丁点良知的议员,劝他们放下屠刀,以真正服务人民为本,可谓“为善人间”。

国阵的变地行动是靠吸引一些连一丁点良知都没有的议员,耸他们手握利刀,以满足私利为目标,可谓“为害世间”。

(4)民联的拉拢行动是靠诚意,辛辛苦苦的一个一个去说服,以打动他们的良心,打开他们的良知,可谓“用心良苦”。

国阵的吸引行动是靠糖果,不清不楚的一颗一颗去送派,以填满他们的口袋,封住他们的理智,可谓“不知所谓”。

(5)民联的变天成功将会让人民,国家变得富有。人民富在于智慧,富在于良知,富在于生活。国家富在于安宁,富在于和平,富在于进步。可谓“皆大欢喜”。

国阵的变地得逞将会使那些无良的分子变得越来越穷,到最后将会穷到只剩下钱。可谓“节哀顺便”。

好了,就暂时跟大家分享这几个点吧!所幸是好的坏的顺着来写,再多的点子我都可列出。如果逼着坏得好的倒转来写,那就苦了小弟了,可能想上这辈子都是白纸一张。

最后,请大家跟着我祈祷“天灵灵,地不灵,好的来,坏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