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09

我们不曾是二等公民!

小时读书,妈妈说考试成绩要拿一等。
中学毕业,想挤进一等大学。
大学考试,大家都想得一等文凭。
学成毕业,想在一等企业就职。
努力赚钱,望能享受一等生活。

所以,从小到大一直都认为:
一等是最好。
二等是第二好。
三等不是那么好。
四等。。。。。。

他们看来不是最好,何来评一等?
我们决非不比他们好!
如何评等级?难道一个给政府扶了40年,到今时今日还需要拐杖的人就是一等公民?一路走来只靠自己的人被评为二级,三级公民?非呀!非呀!
告诉纳吉,我们不曾是二等公民。如非要分类不可,就称我们为一群得不到公平对待的公民吧!绝非二等公民!

Tuesday, April 28, 2009

国阵100%不出战本南地了!


选举委员会今早宣布,槟州本南地州议席补选提名日落于5月23日,投票日则是5月31日。国阵终于敲定了补选日期,也可以说国阵已经决定不出战了。

为何那么肯定国阵不会出战?很简单,看看以下几点吧!

(一)补选提名日落于5月23日, 星期六。投票日则是5月31日, 星期天。这种日期不是国阵在它的堡垒区才会用的良辰吉日吗?怎么在这一次稳输的选区会派上用场?答案也很简单,不出战!管它是什么日子!我们那只有他自己说自己“公正”的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解释说,选委会这次择定周末提名和投票,原因是反对党曾投诉,刚落幕的三合一补选,投票日不应落在周二。所以他们从善如流地聆听,来自各方的意见和回馈。哈哈哈!想骗你?骗我?还是骗三岁小孩?都不是!他只想骗骗自己爽而已啦!

(二)选委会禁止政党在投票日当天设立小亭子拉票。禁止投票日的一切竞选活动,包括禁止支持者在投票日带着面具大喊大闹。国阵的得意把戏竟然被禁止?答案还是一样,不出战!管它禁什么!禁越多越好。

(三)阿都阿兹指出,虽然法令早已立此禁令,惟当局过去并没严厉执法。不过,从这场本南地补选开始,他要所有的补选都和平举行,确保选民不受干扰,平静地投票。喔!实在太厉害了!几十年了, 现在才说这种话?为何突然感触,想在这场补选好好干?答案又是一样,不出战!反正不出战, 国阵不会受到影响,说说一些好话,提高自己的形象也好。

(四)选委会将与警方合作,限制所有政党在提名日当天,召集的支持者人数。国阵不出战,所以肯定没人到。所以限制一下民联的人数,别让他们太嚣张!

(五)阿都阿兹表示,一般而言,选民都不会受这种“最后一分钟的拉票”所影响,因此各大政党无需再大费周章地号召人群,在投票日当天拉旗造势。 这让我更加肯定国阵不会出战!“最后一分钟拉票”, “最后一分钟才想造福人民”, “最后一分钟讨好人民”等等这些最后一分钟的把戏不都是国阵五十年来的传统吗?他现在说这种话,很明显,这次国阵不会再做“最后一分钟小丑”了。因为,国阵不出战了!!

Friday, April 24, 2009

因为我爱国

我很爱国,
所以我想拍卖掉他刚买不久的车;
尽管是亏大本把它卖掉,
反正亏的不是我的钱,是人民的血汗钱。

我很爱国,
所以我想拍卖掉一辆高品质的车;
尽管是低维修费的车。
反正省的不是我的钱,是人民的血汗钱。

我很爱国,
所以我决定购买一辆低品质的车;
尽管是价钱远高于品质,
反正花的不是我的钱,是人民的血汗钱。

我很爱国,
所以我的车一年维修费等于车价;
尽管是世上最昂贵的,
反正掉进大海里的钱,是人民的血汗钱。

我很爱国,
所以我做尽世上最荒谬最无知的事;
尽管世界上所有人都在笑我,
反正丢的不是我的脸,是人民的尊严。

我很爱国,
所以我决定花人民的血汗钱来爱国;
尽管人民心里很不原意,
反正我只想骗我自己,我真的很爱国!

Tuesday, April 21, 2009

“效忠泰王”和“享受民主”不能兼得?


过去的两年半里,泰国就经历了五位首相,政权的变动快到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傻了眼。而这两年半的政权变动,主要的人物非泰国前首相他信莫属。泰国在2005 年之前的历届选举中没有任何政党能够赢得大多数议席,一直都是由多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2001 年,他信率领他所创建的泰爱党赢得议会选举,并和新希望党及泰国党组成联合政府,而他信成为了泰国第23任首相。 泰国人口大约6000多万,而70% 是来自居住在乡下的农民和城市中的草根阶层。他信在执政期间,大力改善贫困农民及早根阶层的生活,实行农村廉价医疗改革,乡村发展计划,扩大出口,引进外资,债务减免等惠国惠民的政策。这一些良策使到泰国的经济蒸蒸日上,这使他在国内成为一个很受欢迎的领袖,在国际上也获得高度评价。而他信也成为了泰国首位经过选举产生,并任满四年的首相。过去四年的良好表现使到他信领导的泰爱党在2005年的大选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不仅如此,泰爱党也缔造了泰国政治史上的新纪录,成为首个有能力独立组成内阁的政党。
虽然他信为泰国的低下层人民的英雄,但他的经济政策触犯了占泰国人口30%的中上阶层。这些住在城市里的中上阶层却控制了泰国80%的经济命脉。 他们旗下有不少媒体、工会和非政府组织,在政治、经济和舆论上对政府的冲击力很大。他们很不满他信那种“只顾下, 不顾上”的政策。这种高度分裂的社会状况,被反对党看中,并大大利用这一点来攻击他信。之后,“亲他信”和”反他信“两派便开始了严重的对立场面。
2006 年,正当他信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之际,泰国正上演一场推翻他信政府的政变。泰国军方通过当地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宣布,废除宪法,解散国会和看守政府。从此他信就被迫流亡国外。由泰国70%的人民经过民主方式所选出来的政府,就这么轻易的被推翻了。据说,泰国军方这一次能如此顺利及轻易就推翻他信政府,是因为得到了泰王的认可。
军方接管政府后,泰国经过十五个月他们所谓的“政治洗牌“。 就在2007年12月,军方决定把政权还给人民,举行了大选。大选的结果是,人民力量党赢得了泰国国会下议院480个议席中的228席,成为国会下议院第一大政党。人民力量党主席沙马成为了泰国新一任的首相。然而,人民力量党是由他信所领导的泰爱泰党转化而成的。因为还是”亲他信“派执政,所以反对派与政府之间的分歧并没有得到弥合,反而问题更加大。由反对派领导的大规模示威活动越来越多。终于,沙马被泰国宪法法庭宣判下台,原因是他主持了某个电视台的烹饪节目。再一次,由泰国人民经过民主方式所选出来的政府,就这么轻易的被推翻了。这一次的主导者是反对派和法院。之后上任的首相颂猜,他的任期只维持了两个半月,就在 2008年12月,泰国宪法法庭宣判解散执政联盟三大政党,并禁止总理颂猜五年内参政。又再一次, 民主就很轻易的被推翻了。
看看泰国的民主历史。泰国在一九三二年废除君主专制而改行君主立宪之民主制度。经过了十四次的修正之后,终于在一九九七年制定了新的宪法,并于一九九八年通过相关子法:政党法,选举法及选举委员会法,称之为“全民宪法”。所以,泰国真正实行民主才只有短短十几年。然而,在这虚假和真正民主的七十七年之间,泰国一共发生了三十多次的政变。纵观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过去的多次政变, 都是得到泰王的认可。 至今还没发生过泰王不支持的政变能成功地例子。这是因为绝大多数的泰国人民仍以效忠泰王为荣,泰王对国家政治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
一次又一次的政变,民选领导一次又一次的下台,民主一次又一次的被推翻。历史重复又重复,同样的结局,同样的动荡。然而,与民主相对的却是不变的泰王、反对派,以及军方。无可否认,大多数人还是用过去的思维方式解决问题。就象最近占领峰会会场的“红衫军”一样,他们还是采用了过去反对派所用的招式。但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示威活动,没有得到泰王的认可。然而这一次的行动是要非民主方式夺得政权的政府把权力还给人民,重选出大多数人民所要的政府。 那么,我们就可以说“红衫军”不效忠泰王吗 ?我们可以说支持前首相他信的70%泰国国民不效忠泰王吗?绝不。在一个君主立宪的国家里,效忠国王绝对是每个国民必须有的态度。 然而,效忠国王及维护民主因该是两件完全没有冲突的事。人民在忠心效忠国王之际,毫无疑问的还是可以尽情享受民主。只是,应为一些有心人的无良企图,硬要把这两件毫无冲突的事摆进同一个框框里,希望从中捞得些利益。泰国人民要如何走出这框框,如何把效忠国王及维护民主都做到最好, 就要看全国从上至下的智慧了。民主道路是一条非常艰难,非常漫长的路, 需要大家同心协力,排除万难,一步一步向前走。 虽然有时会跌倒,走三步退两步,但,只要有前进就是好事。

Friday, April 17, 2009

补选欢迎你

迎接另一场补选 带来民主空气;
人选改变政党不变 公正对垒国阵。

选民大门常打开 开放怀抱等你; 
尝试过就有了默契 你会爱上补选。
不分你我都是老板 请不用客气; 
相约好了再一起 国阵全包你。
我国有个怪风气 实在非常传奇; 
造福人民等补选来 还说劳民伤财。
陌生熟悉都是客人 请不用拘礼; 
多几次来没关系 有太多宴席。

补选欢迎你 为你拔款赠地; 
宁静中的乡区突然充满朝气。
补选欢迎你 在太阳下大排利是; 
望补选能刷新成绩!

选民大门常打开 开怀容纳补选; 
修桥补路华小拔款 就在这个日期 
男的女的都是老板  请不用客气 
辣妹劲歌带热舞 只为讨好你 

补选欢迎你  像音乐感动你 
让我们用纳出的钱好好慰劳自己
补选欢迎你 手有一票谁都了不起 
有勇气就会有奇迹

补选欢迎你 让你呼天唤地; 
马华民政会帮你解决问题
补选欢迎你 在民主下分享呼吸 
让本南地继续奇迹 

选民大门常打开 开放怀抱等你; 
尝试过就有了默契 你会爱上补选。
不分你我都是老板 请不用客气; 
相约好了再一起 国阵全包你。

补选欢迎你 为你拔款赠地; 
宁静中的乡区突然充满朝气。
补选欢迎你 在太阳下大排利是; 
望补选能刷新成绩!

选民大门常打开 开怀容纳补选; 
修桥补路华小拔款 就在这个日期 
男的女的都是老板  请不用客气 
辣妹劲歌带热舞 只为讨好你 

补选欢迎你 让我来感动你 
让我们都加油去释放自己
补选欢迎你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有勇气就会有奇迹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齐齐学习马来文

不出大家所料, 慕尤丁今日把“华人不懂感恩论”风波归咎于中文报章不明白马来文,刻意扭曲他的言论,企图破坏他在华社的形象。 哈哈!我们新任副首相的智慧也还是不过如此,他的下一步或下一句要说什么,都那么容易的被大家预料到。无它,只因我们都习惯了 。真是赖性难移。喂!来点新意吧!不要那么容易就让我们猜到,好吗?
可敬的记者大哥大姐们,您们辛辛苦苦的为大家报道事实,可谓劳苦功高。 但,在某些国阵领袖眼中,您们可是一等一的白痴,马来文读不好又听不好, 中文听不好又写不好。 在这些所谓领袖眼里,您们不只是白痴,而且心存坏意,常常借机会破坏他们“高尚”的形象。看看几个中文媒体被巫统领袖批马来文读不好又听不好的例子吧!

(1) 那位曾经令到刚上任的许子根上议员部长的俊照被踩在脚下,曾经令到前内安部长赛哈密为了保护星州日报记陈云清而被逼把她给捉起来的“华人是寄居者”主角阿末依斯迈, 这位“高尚”的巫统前区部主席也在此事上怪罪中文媒体听不懂他的马来话,扭曲他的言论,在中文报上乱写,企图破坏他的形象。
(2) 那位在中文媒体上说了不举,又举,再说不举,最后还是在巫统大会上高举短剑的希山幕丁, 这位“高尚” 的前教育部长在巫统大会上发表了“独立是由巫统争取回来,不是其他政党”的言论,之后,就如大家所料到的一样,他就此事责备中文媒体又错误诠释他的演说内容,又听不懂他的马来话,又扭曲他的言论,又在中文报上乱写,又企图破坏他那“高尚”的形象。
(3) 新鲜滚热辣的“华人不懂感恩论”风波, 我们那位刚上任不到四天的超“高” 的智慧新任副首相, 又一再如大家所预料般,又再归咎于中文报章不明白马来文, 又刻意扭曲他的言论,又企图破坏他在华社的”高尚“形象。还说想把看不明白马来文的媒体送去读马来文!

我们的新任副首相啊!如果你大人真的想把中文媒体送去学校学习马来文, 请你别忘了顺便替以下几位仁兄报一报名,

(1)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
(2) 马华副总会长江作汉。
(3) 前马华总秘书黄家泉。
(4) 马华中央党部发言人李伟杰。
(5) 民政署理主席郑可扬。
(6) 民政总秘书邓章耀。

这一些新任副首相您的好兄弟们在这两天的中文报章上也大发表言论,好像很不满您的“华人不懂感恩论”。看来,他们的马来文程度,在你眼中也是需要再补一补吧?
我们可爱的邓章耀还深怕来不及逞英雄似的,写了一封中文公开信要副首相您反思。 他的这一封信以中文写,难道是想以后您责骂他时,诬赖回您看不明白中文,刻意扭曲他的言论,企图破坏他在马来社的形象?

除了马来文有问题,中文媒体们,在有些国阵的华裔领袖眼中,您们连中文都听不明白。刚获委为上议员并出任部长的许子根不就矢口否认,他在大选期间曾说过,不会以受委上议员的方式进入内阁的言论。 还是中文媒体的错,听不懂上议员部长的中文。 不知上议员部长会否又想送中文媒体们去学习中文?如果有的话,又想请您帮以下两位仁兄报名:

(1)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
(2) 马青总团长魏家祥。

副首相今天在回应他的“华人不懂感恩论”时,向媒体说,他已跟这两个人谈过,他们说他的言论没有错。哎呀!很乱,很乱。有三个可能性:
(1) 这两位仁兄听不懂慕叔叔用他们不大明白的马来文问他们什么,而胡乱告诉副首相他的言论没有错。
(2) 这两位仁兄看不懂中文媒体写些什么,而胡乱告诉副首相他的言论没有错。
(3) 中文媒体又再一次听不明白慕叔叔的马来文,又再一次想刻意扭曲他的言论,企图破坏两位在华社的形象?

Friday, April 10, 2009

后门任我衝

拍拍身上的灰尘 , 振作疲惫的精神 ,
前方就是扑京好前程, 必要浩浩荡荡走一程 ,
我宁辜负天下人 , 不愿假装做好人,
就算无人为我付信心 , 至上我还保留一份薪 。

拍拍身上的灰尘, 振作疲惫的精神 ,
前方尽是发财好前程 , 誓必不顾一切走一程 ,
莫笑我是多溅种 , 莫以成败论英雄 ,
人民大选本不投 , 但有后门任我衝 。

嘿呦嘿嘿 嘿呦嘿 , 管哪人民水火深,
嘿呦嘿嘿 嘿呦嘿 ,也不能阻挡我奔布城,
嘿呦嘿嘿 嘿呦嘿 , 管哪良知往海沉 ,
嘿呦嘿嘿 嘿呦嘿 , 也要荣华富贵的一生。

拍拍头上的灰尘 , 发挥耍赖的精神 ,
以前虽承不受委, 死赖你们乱写把我毁 ,
莫笑我是爱赖种 , 莫以道德论英雄 ,
我的本领本不同, 众人皆醉我独醒?

民意内阁还是党意内阁?

沸腾全城的三场补选过去了。终于等到新首相公布其新内阁团队的日子了。经过新首相一轮的承诺,国阵各成员党领袖一轮的吹捧,评论员们一轮的猜侧及人民们一轮的期盼,成绩终于出炉了!不过,也终于让我失望了!
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人民经过大选投票投出心中的代义士,中选的代义士组成国会,国会里再选出获得最多代义士支持的一位来当首相,首相再委任其他人组成内阁来领导国家。很清楚也很简单,领导国家的内阁成员必须是能顺从民意的, 应该是人民所选出的代表。不过,今天从纳吉所宣布的新内阁名单里,让我觉得这是一个党意内阁, 而不是民意内阁。 何出此言?让我们来看看。

(一) 几个最重要的部门如,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国防部长:阿末扎希,农业部长:诺奥玛等,都是在巫统党选中得票最高的几位。
(二) 其中几个被除名的前部长如,前旅游部长阿莎丽娜、前内政部长赛哈密、前房屋部长黄家泉及前乡村发展部长莫哈末泰益。 这一些人都是在大选中胜出,但,都在各自的党选中落败。
(三) 甚至有几个是以上议员的身份当上部长及副部长如,许子根受委为首相署部长,莎丽扎是受委为妇女部长,周美芬出任副妇女部长及阿旺阿迪出任副财长。 这一些人都是在全国大选中被人民所嫌弃的败将,但,只因是在各自的党内担任要职,就理所当然地被委任部长职。


这一份新内阁名单似乎想告诉大家,党选比大选来得重要。只要在党中争得高位,哪怕在大选中惨败, 还是可以走后门分得一官半职!
衷心一句,我们需要的是民意内阁,是贤能内阁,而 不是党意内阁,不是无能内阁!

Thursday, April 9, 2009

不是郑丁贤错了!

本人本来也是《星州日报》的忠实读者,更是郑丁贤先生的粉丝。过去,总向亲戚朋友推荐星州日报。

虽然,过去对《星州日报》所报道的“事实 ”必定经过三思,但,总对在报上发表言论及意见的几位评论员极为欣赏。对郑丁贤先生的那一小版更是情有独钟。不过,一星期了,他及他们,真的让我失望一星期了。每天翻开报纸,还抱着希望可以找到我们以往敢写,敢评的评论员们。总是渴望以往一针见血,不怕恶势的评论。

但,真的让我失望一星期了,不知绝望离我还有多远?真的很不想有对星州日报有绝望的一天。

小弟不是生意人,但还是可以了解您们的难处。在这一种国度里办报的却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一项任务。既想报道事实,又怕被吊销执照;既想发表公平的评论又怕被ISA找上门;既想向报迷说真实,又怕首相来拜访;既想保住饭碗,又怕读者失望。

嗨,真是苦了您们。真的不是您们错了,更不是郑丁贤错了!

小弟只是想在这里讲出我的感想,不论我们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应先问一问良心,问一问自己。

该派子根上阵巴当艾!

“虽然国阵在3个补选中输掉两席,但是对国阵而言,如能激发国阵更谦逊地检讨,更具体地改革,岂非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当了十八年槟州首席部长的“停顿之父”子根叔叔在国阵以二比一输给人民后,以最快的速度反应了这一个成绩, 生怕会给人抢了头柱香似的。难道…新首相会以反应速度来委任部长?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去年308 失了五匹马给人民,之后又陆续失掉了两匹,虽然今年年头以极可耻的手段抢回一匹,但在今天的较量又以二比一输了。子根啊!子根!醒醒吧!国阵会谦逊地检讨?国阵会更具体地改革? 三次的机会, 人的一生中会有多少次机会?国阵曾经有过三次的机会,甚至过去五十年有过无数的机会,但国阵是怎样糟蹋这一些宝贵的机会?大家有目共睹。笔者真的摸不着头脑,为何可爱的子根叔叔却看不见,听不到?还是子根叔叔从问米婆哪儿得到可靠消息,国阵会谦逊地检讨,国阵会更具体地改革?
第一个跳出来说了一大堆废话,难道是为了乞一官半职?靠说废话就想当上议员,然后再跳上部长的椅子?先到巫统里问一问吧!不必去问太高职位的,就先问一问那位把你的俊照踩在香港脚下的那一位仁兄吧!我说啊,子根叔叔您如果真的那么想当官的话, 何不当初干脆迁家到巴当艾,然后再毛吹自荐上阵巴当艾议席?这可是巫统在这一次三合一补选中最有胜算的一席。你看,要不您不就已经获胜了吗?不就已经可向老大乞个官来坐一坐了吗?要强调,是坐一坐, 不是做一做!虽然只是州议席, 不过没中央部长,当个州部长也不错呀!再不,讨个长屋部长也可以嘛。反正是官就是了!

Saturday, April 4, 2009

安息吧,民主!

安息吧,民主!
安息吧,民主!
您选择在清明节前夕悄悄地离开我们,
新鬼烦冤旧鬼哭,
任由我们在民主地狱里苦苦地挣扎。
您选择在多雨的季节里狠狠地抛下我们,
天阴雨湿声啾啾,
任由我们在无情风雨下默默地颤抖。

安息吧,民主!
您曾经多么期望渐渐地靠近我们,
可恶风浪将您推,
任由我们在无际的大海上无助地漂泊。
您曾经多么努力地慢慢走向我们,
可恨风沙将您档,
任由我们在辽阔的沙漠上迷糊地爬行。

安息吧,民主!
邪恶之徒选择在清明时节前夕假装将您释放,
然后再出尽手段将您偷偷埋葬,
我们明白却无能为力!只能手掩鼻嘴在哽咽。
无耻之徒选择在豪雨来临时分虚伪将为您检讨,
然后再想尽恶法将您偷偷淹没,
我们晓得却动弹不得!只能手握拳头在怒视。

安息吧,民主!
让我们用诗歌来送您最后一程吧!
车辚辚,马萧萧,民主灵牌各在腰;
有义之士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道傍外人问国人,国人但云悲哀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