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7, 2009

公事,终生大事两头忙!


各位兄弟姐妹们, 久违了!一切安好。真的非常谢谢您们的关心,真的感恩。
近期还真的是忙到一个头两个大。其实小弟正为终生大事而忙呢!原来要筹备这么一条幸福道路可真的不容易呀!两个人的事,可还要烦上好多无辜的人啊!
总是那么巧,繁忙总是喜欢找上困难!在这一个最繁忙的时刻,却遇上了工作上最困难的时刻。一场因经济海啸而停顿了整整一年的大工程,在这个时刻却大喊既将要继续。圣旨到,要把手上的工程尽快赶完,以便能尽快投入大工程的设计及筹备工作。这道圣旨可谓来得还真不是时候!
这段日子真的有一种时间总是不够用的感觉。毕竟是终身大事,除了不想让那一切都要依照传统习俗的双亲失望之外,自己也觉得应该把它搞好。所以一切腾空的时间都留给了迈向幸福道路的筹备工作。
忙归忙,一有空暇还是会到兄弟姐妹们的部落去看一看,只是没能留言。经过一整天的奔波,每到深夜,打开电脑不久,两片薄薄的单眼皮总是好像千斤重似的,总是不受控制的往下垂,想运用手指来写些感想,总是有心而力不足。
总是希望一切的付出,得以实现我们那小小的期望,一条幸福的道路!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09

重新向东学习


“I am worried about Japan future, but at least now we got a chance to change”一句简单的话,却让我也陷入深思之中。中午和日本籍上司一起到外享用午餐。大家边吃边谈,跟往常一样,除了公事,就是谈些他懂得而我好奇想知的及一些我懂得而他好奇想知的东西,仿佛是一场迷你文化交流会。
当中想起了日本刚过的那一场选举,就问问他对于他的国家这一次的众议选举所爆发的政治大地震有何感想?他突然停了一下,想了想,回答了一句“这一次换政府应该是好事,但,不懂这个新政府能顶多久,不懂这个新的国家领导是不是我们想要的?”。可以听出他的口气中是带有担忧的情绪。对于他的反应觉得好奇,就继续向他深入探讨。。。
对于一个刚选出来的新政府,人民对于她不是充满了期望,而是担忧。对于一个即将上任的新首相,人民还是不敢表现出对他有信心。认真想想,日本国民有这种反应绝对不是没有理由的。最近几十年来,日本的首相换得比走马灯还要快!要知道,鸠山由纪夫将会是日本的第93任及第60位首相。只是从第二世界大战至今,日本就换了31位首相,而且每位首相的平均任期是少过30个月!有多少次的期待就有多少次的失望。你说,身为日本国民,哪有不担忧的理由?
然而,日本这种走马灯似的换相,会不会是人民对于国家领袖的期望太高了呢?这也许是原因之一,日本人都明白,人民的脚步在以很快的速度不停的向前,然而,他们当然期望他们的领袖的素质能跟得上人民的脚步,甚至必须快过人民的速度。但是,自民党自1955年建立后曾连续政了54年,当中还有38年是单独执政的。这也是日本人民的长期矛盾之处,一方面对于国家领袖的期望太高,另一方面却对于政治家有着太宽容的心。试问,如何要在一堆没有素质的政治家里,期望找到一个高素质的国家领袖?
然而在这一次的众议选举所爆发的政治大地震,除了是因为自民党长期一党独大的劣势暴露出来之外,人民期望彻底改变也是主要原因之一!人民想彻底解决那已经困扰他们很久的走马灯似换相的情况!人民想改变那一颗一直以来对政治家太宽容的心!既然已经在一个相同的政党里反反复复找了54年,也找不到可以令到人民满意的领袖,何不让另一个政党来试一试?
也许很多人会担忧新政府的能力,担心他们不够经验来治理国家。但日本人相信这并不会影响社会稳,因为在日本的政治模式下,政治家和官僚系统是真正彻底分开的,是两套不同的体制,而官僚系统一直在稳定地运行。日本公务员的思想是绝对的成熟及稳定,无论政治争夺如何激烈,国家机器仍会按照既定的方式正常运转,不会受影响
一直以来都在追求进步,对于不能达到满意的的东西,一定会加以反省及更改,绝对不会得过且过,这就是日本人的文化。这一方面,在于物质享受,生活素质等等他们都做到了,但是政治这一环却脱离他们的文化越来越远了。所以,他们都觉得应该是时候反省及改变了。也许不懂这个新政府能顶多久,也许不懂这个新的国家领导是不是他们想要的,但是,他们的确创造了一个可能改变的机会!
回头看看我们的国家,向东学习了二十多年,我们学习到了什么东西?我们向东学习的真正目的又达到了几分?当年只看到人家所的制度和方式,就天真的以为采用相同的方法就可以达到像人家一样的成就。要知道,日本人可以令这一些制度和方式得以发挥它最大的效果及达到真正目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有着一个正确且明确的出发点及目的!一个再良好的制度及方式,如果遇到一群抱着不良的出发点和目的的人,它的结果只有两个,就是被滥用和糟蹋!
我们的官僚系统如何?它和政治是彻底分开还是结为一体?我们的公务员又如何?不分政党的确保国家机器得以正常运转,还是认定某些政党就是他们永远的老板,故意对敌对政党所执政的州属百般刁难?
再看看近期发生的牛头示威游行行动言语偏激捉不得,烛光和平请愿粗暴擒的荒谬事,到雪州大臣的两千张贺卡被当成垃圾般丢弃的幼稚无聊事,真的让我深深的感觉到,成熟的思想真的离我们很远,很远!然而,对于这一切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我们难道只能在叹,呜呼哀哉?
谈话的最后,我也带着一份担忧的情绪对着这位日本上司说了一句:“I also worried about Malaysia future, but... ” 。心里在想,也许我们必须考虑重新再来一次,向东学习!学习创造一个可能改变的机会!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盂兰红包会,蔡金星最有种!

林冠英的一句Mahu Cari Angpau,真的为槟州拉惹乌达阿波羅的盂兰盛会增添了不少色彩。一句Mahu Cari Angpau果真令到今年的盂兰盛会比起往年更热闹了许多。简单的一句话就令到今年的盂兰节庆典无端端又多出了一个红包会,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然而,这一句Mahu Cari Angpau,除了令大部分台下以当地普通百姓为多的听众选择以热烈的掌声给以回应之外,另一边却引来了台下另一小部分的马华支持者选择以老羞成怒的态度向林冠英发难!

不过,毕竟盂兰节的主角不是台上林冠英,也不是台下的百姓和马华支持者,而是我们所说的“兄弟”们。不懂当时这一些身为盂兰节主角的“兄弟”们是不是也跟大家一样,也都在听着林首长的致词?如果这些“兄弟”们也听到这句话时,他们的反应会是如何呢?会是跟大部分的一样还是跟那一小部分的一样呢?呵呵!纯属玩笑!

今天,我们年轻有为的马青总秘书蔡金星,果然又再乘机发挥他那超级爱党的精神,又再一次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为他挚爱的马华打抱不平了。这一位马华的“明日之星”挑战林冠英,有种就以三语在巫统老大纳吉的面前重复他那马华是“索取红包的政党”的言论!

奇怪,为什么不是在翁诗杰面前,不是在蔡细历面前,而是纳吉的面前?马华遭外人羞辱,要平反,要找人为党出头,首选对象竟然不是自家老大,而是巫统老大?

翁蔡之战爆发至今,两位都口口声声的说,这一战,不是为自己而战,而是为马华的未来而战!为了马华而牺牲自己,令到自己陷入苦战,两位都那么伟大的马华领袖,为什么都不是蔡金星你在党面对问题时求救的首选对象呢?难道你觉得这两位都不能代表马华?还是你觉得自家的老大们都是无能之士,不能为你们的党解决问题?还是在你的眼里,巫统老大才是你真正的老大?

虽然这一次的挑战,我们到现在还不懂林冠英到底有没有种,但是,我们已经可以很肯定的是,蔡金星你果然是马华里最有种的人!

还有一点,想问一问蔡蔡金星你本人还有你其他的同僚们,你们之前在“很勇敢”的向一些发表极端言论的巫统领袖呛声时是不是也用上三语了?你们在向马来前锋报的一些偏激报道抗议时,是不是也用上三语了?还是你们所谓的三语是,潮州语,福建语和客家语?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禽兽都不如!

使证人崩溃是一个盘问证人的正常手段?

执法人员轮流刮耳光、蒙住眼睛、脱光衣服使其赤裸、以报纸包住铁棒,殴打接受盘问者的肚子、屁股和手脚、脚踢肚子、用藤条鞭打私处、脚,使人几近晕阙对私处施以其他方式的私刑


这一些都是盘问证人所使用的手段?

真的不敢想象在满清王朝灭亡将近100年后,这个地球上,一个自称将迈向先进的国度里,一群自称文明的人群里,竟然还存在着这种比满清十大酷刑还残忍的刑罚!

大家看了,嘴里是否很想冲出一句:“禽兽!”?

当大家都在骂这一些人“禽兽”的时候,如果你身边刚好有一只真正的禽兽,它会用很无辜的眼神望住你,仿佛想告诉你,不要整天诬赖我们,我们可没做过,也不会做像这种丧尽天理的事情!

当大家用“禽兽”来形容这一群丧尽天理的东西时,其实大家是在侮辱着那些真正的禽兽!

所以,还是觉得“禽兽都不如”这个词比较适合这一群在等待报应的家伙!

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幕后黑手将是最大赢家?


翁蔡之争会突然间爆发到极点,难道真的纯粹只是两人之间的私人恩怨所致?感觉到斗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面也似乎来得太快,太突然了。这点会不会令人联想到这里头有没有隐藏着别的议程,背后是否含有别的目的,里头另有乾坤?然而,集团老大也一直都在强调这一出大龙凤跟他毫无关系,他真的一点都没插手此事。

如果集团老大真的与这出大龙凤有关系,如果老大真的有插上一手,他会是什么角色?他将如何插手?

(一)表面不对老蔡被开除一事插手,暗中支持翁总的举动,牺牲老蔡的政治前途,换取翁总停止调查港务局丑闻?


(二)表面不对老蔡被开除一事插手,暗中支持老蔡的反扑行动,把翁总给拉下台,以达到阻止他继续调查港务局丑闻?


(三)仿效老马的做法, 借着为他们量身定做一套“和平方案”,把翁蔡两人一并扫出门,安排自己心仪的人士上位,顶替老总及交长一职,以让新任交长为报提拔之恩而停止调查港务局丑闻?


(四)表面完全不插手翁蔡斗争一事,暗中支持老翁召开特大,以让外人在表面上看到这一次真的是代表们自己决定他们的命运。让新的人选顶替二位,还是暂替两人的职位,当然包括交长一职。这样一方面可让人看到马华暂时的大团圆,另一方面又可达到交换停止调查港务局丑闻的条件?

根据事情到今天的发展,仿佛第四选项就是老大的选择。然而,以这个由老翁所召开的特大里的议程看来,不论是通过还是不通过,老蔡都将无翻身的余地。但,老翁会不会也已经心里有数,知道此议案很大的机会将无法被通过,到时他就会因此而辞去老总这个位?这样做会不会是在听取指示以掩饰自己被集团逼下台的真正原因

所以,此种特大的含义不难理解,就是老翁总即投江也要抱着老蔡一起投。那,为什么老翁非要走到这一种两败俱伤的地步不可呢?这会不会跟他为了要调查港务局丑闻而令到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有关?

看来,这一出大龙凤演到最后不论是老翁还是老蔡将都不会是赢家!但,他们也将不会是完全的输家!

一个因为无奈被逼揭丑闻而得罪集团,在受到那一千万欲加之罪的警告后,清楚自己注定被丢官的人,临落马前得以实现自己最后的愿望,以把仇人一併拉下,算是有赚了吧?

而另一个主角虽然表面上在此被牺牲了,但集团老大似乎也已经为他铺了后路,西马民进党老大一位也算不错吧?

如果说整出大龙凤的戏肉不是老翁也不是老蔡,他们也只是都在听从指示,跟着剧本在演戏,那么,那些为此事在蹦蹦跳的同志们,也都不是成了任人玩弄的玩偶?
如果不是老翁,不是老蔡,也不是麻花,那会是谁呢?会不会是港务局丑闻

所以说这一出大龙凤演到最后,人民将会是最大的输家!那么,最大的赢家会不会是港务局丑闻的幕后黑手呢?如是真的,失望的人民们惟有继续再叹,呜呼哀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