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想起霹雳州议会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那发生在204 507的黑暗事件!
感觉很伤心!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民主被糟蹋到不成型的一幕!
感觉很痛心!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那些被出卖那手中神圣一票的霹州子民!
感觉很不值!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他们那靠不择手段才夺回的荆州!
感觉很可怜!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议会厅里那一些野蛮无理的蛮徒
感觉很可悲!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警方滥用权利针对性大逮捕的举动!
感觉很可耻!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比里那副在为他那法庭大臣的位子而沾沾自喜的模样!
感觉很恶心!

霹雳州议会,
就想起那四只出卖霹州子民的可恶青蛙!
感觉很可恨!

霹雳州议会,
真的很难不想起那位宁为“过街青蛙,人人喊打”的许月凤!
感觉很...真的很想吐!

霹雳州议会,
想到面对他们这一连串的恶行,我们却动弹不得,只能手握拳头在怒视!
感觉真的很无奈!

感觉大家都在默默的等待,等待下次大选的到来;
这种感觉仿佛是盼望已旧的春天被燃起了希望!
猛然回头看看过去,
看到那些善忘的人民在为虚假的糖果而手舞足蹈的模样;
感觉突然沉一沉。。。

Monday, October 26, 2009

“一个马来西亚”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预言!


当马来西亚在地球上出现了超过46年之际;
我们却听到了他还在拼命告诉全世界我们只有“一个马来西亚”!

当耗资千万来塑造的“废话中的废话”还在得意的喧哗之际;
我们却听到“外来者得寸尺,一个大不意味来人妥协”的谬论!
当残忍的C4轰炸声还环绕在我们耳边之际;
我们却听到了泰国著名法医缇的震撼供证!

当惨不忍睹的港务局丑闻还在企图被不了了之之际;
我们却看到了幕后黑手还在目无法纪的满口臭屁!

当虚浮的肃贪声还在企图欺骗我们之际;
我们却看到了令人咋舌的稽查报告继续等待被敷衍!
当虚假的整顿司法决心在企图萌芽之际;
我们依然可以听见Correct! Correct! Correct! 声还在逍遥法外!

虚伪的顺从民意奸笑声还在得意洋洋之际;
我们却看见了一个个阴险奸诈的手段还在不断的伸向失去的荆州!

当太多太多的不光采历史还在拼命的被掩饰之际;
我们却看到了许多许多的黑暗还在继续伤透人民的心!

当彷徨无助的国民在尝试自助而努力寻求改变之际;
我们却听到了厚颜无耻的政客还在继续危言耸听!

当自以为是的他在大喊“一个马来西亚”是为你为我为国家之际;
我们却听到了F1 跑道上的奔驰声莫名其妙被转换为创造私利的虚荣声!

也许“一个马来西亚”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预言;
也许“一个马来西亚”预见了我国的未来!

如果残忍,虚浮,虚假,虚伪及黑暗继续笼罩着我们的天空,
我们将会一无所有!
到最后,我们将只会剩下一个“马来西亚”!

因为“马来西亚”这四个字不像肉骨茶也不是海南鸡饭,
她并不会引起一些无谓的争夺,当她只是一个空洞的“马来西亚”时!

Sunday, October 25, 2009

为团结而牺牲一切的马华


早前为了不让大家的中元节过得太单调,所以在潮州大戏及歌舞表演之外,马华特地为大家上演了一出《狗咬狗,一嘴毛》的把戏。为了添扑大家在中秋节赏完月,提完灯笼之后的空虚,马华又特别为大家再上演一出《决战双十特大之U die or I die》的大闹剧。说是大闹剧,果真一点都没错,一众演员竟然在演完戏剧后才发现拿错了剧本,拿的不是《决战双十特大之U die or I die》,而是《喜剧双十特大,U die & I die》!
然而,就在大家在等着欣赏《再战特大之众叛亲离》之时,上演的竟是出乎大家预料之外的《团结之十指紧扣》!翁蔡两派竟然同台表示同意排除歧,以一个团队方式合作,重整团结党,以解决当前的领导危机。顿时挺翁派及挺蔡派都在为这出团结把戏而手舞足蹈。马华果然是马华!真的连中国国宝之变脸都自叹不如!果然够赞!
说真的,在看了马华的团结之十指紧扣》后,顿时让我对于一些问题突然改观了
马来西亚谁最伟大?国父东姑阿都拉曼?非呀!非呀!可是马华党员也!马来西亚哪一个政党的党员最爱团结?团结党?非呀!非呀!可是马华党员也!在马来西亚谁为了热爱团结而牺牲了最多?是你和我?大错特错呀!那可是马华党员也!
你说不是吗?为了团结,挺翁派竟然可以放弃他们所谓的“高尚”道德,重新接受之前一直被他们指责的那位丧风败德,因为性爱光碟事件令到马华受辱的蔡细历!为了团结,他们竟然可以重新容纳这种之前被他们认为是道德破残的领袖!
至于挺蔡派,为了团结,竟然可以放弃他们所谓的“真勇气、真政治”,重新接受之前一直被他们指责的那位指责的独裁,自私,荒诞无度,暴君及不懂得尊重民意的翁诗杰!为了团结,他们竟然可以放弃争取他们那尊重人民,尊重党员,尊重民主、自由、人权的领袖!
果然是令人敬佩!“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一句真言套在马华党员身上,真的是最贴切不过了。为了党的团结,他们可以牺牲掉“高尚”的道德!为了党的团结,他们宁愿牺牲掉所向往的“真勇气、真政治”!为了党的团结,他们可以牺牲一切!
不过,回头看一看马华一甲子的历史,其实马华一直以来都是推崇“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佼佼者!一路走来, 他们不都是在为了马来西亚国民的“ 团结”,而一直都在劝告华社姑息巫统的所做所为吗?为了“团结”,他们不是一直都在强忍着被巫统踩在脚下的“痛楚” 吗?为了“团结”,他们不是一直都在“违背良心”在为巫统的霸权而掩饰吗?
为何马华做了那么大的“牺牲”,华社就是不懂得珍惜,不懂得感恩?说得也对,我们应该学习“珍惜”,我们应该要懂得“感恩”。所以我说,马华呀!你是最好的, 你知道吗?你是最伟大的, 你知道吗?(这一句真的打得好辛苦,因为只用一只手打,另一只手在不停的按着良心)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成功把新娘接回家了!

准备启程迎接新娘子了!











好甜蜜的龙眼茶



准备把老婆接回家咯!

  
 老婆: 拜拜了,我最疼爱的爸爸,妈妈!woo ....


 嘻嘻!老婆, 上车了,没得跑了!哈哈哈!

 
不懂为何要这样?送嫁婆叫到,就跟吧!老婆。


         我们的新房!

   
 老婆,别躲了,我又不是大猩猩,不必怕嘛!



兄弟姐妹们!亲朋戚友们!大家辛苦了!
在此向大家敬万二分的谢意!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跪着求生的马华


因为某些私事而停笔了将近两个月,没想到过了一个中元节,再过了一个中秋节,再次提笔,要写的还是那令人看了头直摇的马华党争。也许是马华在我们的社会里,这种权利的斗争算是最有价值的新闻吧!
看了马华双十特大的这种笑话结局,大家会是什么表情?什么感觉?也许。。。
一)华人社会也许会摸摸大头,再来摇一摇头,哭笑不得。
二)马华党员们也许先愕然的双手抱头,然后在彷徨的口咬指甲,暗叹如何是好!
三)那江湖传说中的第三势力也许在暗笑着自己的计划得逞,再开始忙于实行下一步计划。
四)那些在特大之前“绝口不提爱谁”,而在特大之后迫不及待跳出来倚老卖老,说三道四的机会等待者,正在盘算着如何争上位!
哪,身为大家长的纳老大看到这种结果,又会有什么感觉呢?会不会是在摸着下巴,点点头,在暗地里讥笑着一群正中他下怀的大笨蛋?
笔者认为,其实大家都不必在争论是该由中委会来委任,还是该举行党选来选出新的总会长和署理。那一些在大大声叫嚷着该重新举行党选的马华基层们,或许你们将要失望了。因为大家长的意愿根本就是要从现在的中委会中来选出他的心仪人选嘛!重新举行党选也许将不会选出他的心仪人选,所以免谈!
至于老翁该不该走?这也不必再讨论了,不走不行呀!不走,那一千万的欲加之罪会还在等待着向他招手呢!走,也许大家长会看在愿意配合的分上,在除了部长职后,为你精心安排另一道后门,什么另类协调员之类的也算不错吧!至少还是跟老蔡平起平坐嘛!总之,保证会让你风光下台就是了。遵守诺言及崇高的政治道德也许就是最好的阶梯吧!
至于有人还在大大声的喊:“ 马华有能力以党内机制解决当前的问题,无需外人干党争!”当真?果然?马华的历史中的一切都是党员们的意愿?还是别在自欺欺人了。只要一天马华还在巫统脚下,党员们的意愿将永远都只是梦想!巫统的意愿才是你们的“前进”的方向!
至于马华会不会因为党争而崩溃,会不会因为内乱而没落?大家还是可以放心,会影响国阵的事情,巫统是不会让他发生的。所以,只要一天马华还在巫统脚下,只要一天巫统还没有倒下,马华还是会存在的。但,试问,这种跪着求生的方式是广大马华基层党员们的意愿吗?

Saturday, October 3,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