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5, 2011

在马来西亚,肛门最大!

贪污不是大问题,因为天下没有不贪的官,这是自然。政治人物无所不用其极争权夺利,问题不大,不必太生气,这是自然。国库可以被贪官掏空,新闻自由可以没有,纳税人的钱可以去向不明,这是自然,因为这是“政治”,但口交肛交不行,纵使自愿也不行,因为这是严重“反自然”!

巴生自贸区涉及上亿的丑闻可以沉寂下来,但赛夫的肛门不能停止调查,必须发动国家机器,追根究底!纳税人的钱可以乱花,但马来西亚人的肛门,我们必须努力保护!


这是什么逻辑?除了愚蠢!----欧阳文风《一个愚蠢的马来西亚》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HE有激人《超級白》 MV

很想把这首歌唱给国阵听!听好,只是把他的音唱给国阵听,绝对不是他的字! 白,最肮脏的国阵根本不配!

2020---改变还是去荷兰


又听到我们的首相纳吉大喊2020年先进国口号。又听到他呼吁大家给他机会,跟他合作来领导大家迈向2020年宏愿。

很奇怪,难道首相大人的办公室里没有日历吗?难道他不懂的2011年只剩下一个季度,2020年只是离我们八年多一个季度吗?

2020
先进国宏愿的口号,1991年也都已经喊了整整20年了。回首过去20年,看看现在这几年, 再思考未来的8年。
能吗?以马来西亚现在的状况,真的能在8年后成为先进国吗?
能吗?以马来西亚现在的政府,真的有能力带领我们迈向2020年先进国宏愿吗?
能吗?以马来西亚现在的领袖素质,我们还真的敢期待吗?

当年马哈迪列出了马来西亚必须解决的九大挑战以达到2020年宏愿的目标。如下:

1
:各民族和睦共处。
废话一句!马来西亚里各民族一路来都是和睦共处,一路来都是巫统把自己制造的问题来当作人民的挑战。

2
:创造拥有自信,道德修养,和自由的大马社会。
有自信的社会?一路来都是巫统把拐杖硬向土著手上塞,以制造一个没有自信的社会,来捞取政治资本。

有道德修养的社会?喊了20年的口号,到了今天,先看看国阵里的领袖的道德修养吧!大马有如此有羞痒的领袖来领导,连道德老祖老子都要靠边站。

 
有自由的社会?难道以无理的内安法令和无情的水泡再加上顺风的催泪弹就能创造一个自由的大马社会吗?

3
:知识型的发达国家。
原来出口人才,进口外劳就是想达到知识型的发达国家。我们的政府果然够另类。

4
:良好的教育设施。
要成为先进国,在教育方面最重要的应该是教育制度及政策。看一看这几十年来,我们的教育制度达到完整,公平及成熟了吗?再好的教育设施遇到想我们这种朝令夕改的政策也都是旷然。

5
:人均收入增加四倍
至于这一点,不知道我们的政府想怎么说?八年后人民的均收入有希望达到20年前的四倍?连梦都不敢梦吧?

6
:财富平均分配和澈底消除贫穷。
财富平均分配? 20年来,是如何分配的?人民看到的是国家财富都被你们给分赃掉,人民的血汗钱都被你们当阴司纸给乱烧掉!
现今的物价肯定比起20年前不少过四倍,人民的收入永远都追不上物价的提升,人民只有越来越贫穷,请问这样下去贫穷如何能澈底消除?

7
:居者有其屋。
这一个口号喊了几十年,但很吊诡的是,这一个口号相信还是可以用上几十年吧!

8
:良好的生活素质和充满爱心的社会。
良好的生活素质,首要的条件肯定是要有安全的生活环境而不是假象的物质享受!我相信,任何一个人民都不会说,现今的社会比起20年前比较安全了,对吧?社会的治安不但没有比以前好,反而是变本加厉!你说这样我们的生活素质可以达到真正的良好吗?

9
:国家平衡发展。
何谓平衡发展?应该是全方面的发展,实施平衡发展策略,各行业,各地区,不分种族,不分你我的进行发展是吧?但,看到的是我们的政府对于每一项的发展计划的出发点都是基于本身的利益及政治考量,完全都看不到有制度化的发展。试问,这样如何能达到所谓的国家平衡发展?

到了今天,2020年只是离我们八年多一个季度的时候,我们可以很无奈的看到我们的领袖还是无耻的利用那无谓的2020年先进国宏愿来捞取选票,但身为人民的你,是要选择相信他们,塔上他们那不能潜水的潜水艇漂去荷兰呢,还是选择那由自己主导的改变列车,决定权绝对在于你手中。

很简单,大家一起改变,还是大家一起漂去荷兰。拭目以待吧

Monday, August 22, 2011

印度神油也难救民政党的不振


对于各路人马的拔根行动,一向来置若罔闻(对于人民的声音)的许子根终于火了,热了。子根伯伯不再坚持一贯性“无声胜有声”的沉默了,近来频频出招来回应来自内与外的指责。

对外,他驳斥了槟州槟城中华总商会会长陈国平对于他在槟州18年来毫无作为的指责。他提出了过去18年来的种种“低调的功绩”来呛回对方是瞎了眼,看不到他以往功劳。他也揶揄槟首长林冠英那“槟城刚从沉睡苏醒”的说法是在尝试贬低和妖魔化他,和污辱了槟州人民。

对内,他狠批陈智铭、再林及范清渊这几位“政治青蛙“没有资格质疑及批评他领导槟州国阵的能力及表现。再来,对于来自巫统方面的指责,他则以不会自贬身价来回应巫统基层的各项指责来圆场。

陈国平瞎了?林冠英在贬低和妖魔化你?他们都污辱了槟州人民?倒不如说是在308大选让你输上整万票及让民政在槟州只轮巫反,全军覆没的槟州人民全都瞎了眼!大家都是同样冤枉,贬低及妖魔化你,看不到你过去18年来的种种“低调的功绩”,对吧? 至于谁在污辱了槟州人民?那位不尊重槟州人民手上的一票,硬要把你从后门挤进内阁的首相,应该排在“污辱了槟州人民排行榜”的榜首吧!

“政治青蛙”没有资格质疑及批评你?那,请问子根伯伯你,那几位包括许月凤在内的“政治青蛙”有资格配合国阵典当霹雳州的民主来领导人民吗?为什么当初他们的资格没有被你质疑了呢?为什么当初国阵的恶行没被你批评了呢?

对于来自巫统方面的指责,你怎么又回到了一贯性“无声胜有声”的沉默了?这难道是因为指责者都是低层吗?还是指责者都是低能?那,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应该不会被你视为低层及低能吧?对于一位官位是对方所施舍的人来说,面对他们的指责时保持沉默也许是最佳方法吧!所谓,在人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还有,下届大选对民政党而言是个“不成功便成仁”的战役。这话倒是没错,但民政党要如何才能“成功不成仁”呢?大选将至的这一刻,民政党里上下都准备好了吗?现在的民政党跟308之前的民政党有分别了吗?难道,你们真的在期待什么都没做,就想槟州人民推翻自己在308所做的决定吗?

拜在巫统脚下,败在人民手上的民政党如果预想在槟州重振雄风,东山再起,退出国阵可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如果民政党还是继续由原本这一班已经受惯“国阵性”熏陶的领袖来领导的话,退出国阵,谈何容易?

温馨提示,如果民政党还是继续选择对于国阵至死靡它,助桀为虐的话,我想就算是Tongkat Ali再加上印度神油也挽救不了民政党的不振,还是等待残阳的没落吧!

Friday, August 12, 2011

伦敦的是暴民,我们的是暴警!

内长西山木丁指出,类似伦敦的暴乱事件,并没有在我国发生,​我国人民应该为此感恩。
 

说得对!很庆幸我国的人民都是良民,没有像伦敦一样的暴民。这里​只有无理无情的暴警。所谓暴警无理,但民间有情。人民应该感恩的​不会是你们国疹吧?人民应该庆幸的,应该感恩自己是一等一的良民​!被如此的无理镇压都能沉住气,只是在等待下一届大选利用手中的一票来回应他们的无情无理!

西山木丁,人家是警察镇压暴民防止暴乱,你们是暴警镇压良民制造困乱,好不好?暴民跟暴警是有分别的,懂不懂?这样你都想把事实给扭一扭,转一转,来混淆人民?想乘机,也要动一动脑筋,别再习惯性的没经大脑就乱吐口水啦!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支持后门部长却反对民选村长?



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炮轰雪州新村村长直选纯属一场猴子戏。他还呼吁全体班丹马兰的村民,一起杯葛这项只是行动党自导自演的猴子戏。他甚至还批评说,通过民主程序遴选村长是一种开倒车的作法。

真是荒天下之大谬!支持后门部长却反对民选村长?部长可以选自那遭人民嫌弃的落选者,村长却不可以通过民主程序来遴选?硬生生的把民主的意识扭转180度,搞到面目全非,真想不到马华的民主意识已经达到这种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正如资深时评家拿督谢诗坚博士所说,地方议会选举可谓是民主之父。回顾历史,地方议会选举可是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但动了民主,还为国家的民主带 来了改革和进步。马来亚乃至后来的马来西亚,基本上已为民主政治划上圆点,与世界其他民主国家一样,大民主与小民主形成百花齐放与百家争鸣的热闹景观,可 见恢复地方议会选举来把第三张票还给人民是何等的重要!

众所周知,经过了半个世纪的执政, 不管是中央级,州级还是地方级的公务员,无不充满了国阵,尤其是巫统的朋党,同僚等。这一些公务员在经过国阵政府的五十年熏陶之后,其素质之低,其态 度之差以及其不责任之心态, 真是到了令人乍舌的地步。山头主义,朋党主义以及官僚作风更是在我们的公务员群体里落地生根了好久。

在民联接过槟州,雪州及吉打三州政权三年多以来, 很多事情和政策在执行起来也见掣肘。这除了是因为在资源分配受到中央的限制之外,还有就是国阵政府对于民联州政府的所要推行的政策都想尽办法来多番阻挠。

大家要明白,要成功改革就得靠良好的政策,良好的政策要达到目的,就得靠政策的成功落实,然而,政策如果要成功落实,按部就班可是不可缺的条件之一。经过 了超过三年的碰壁,探讨及摸索,民联政府终于踏出了第一步,实现了还民第三票的承诺。所谓好的出发点再加上勇敢的第一步,真正的民主才有望啊!

马华把恢复民主之父当作是一场猴子戏, 说通过民主程序遴选村长是一种开倒车的作法,但却对于首相大人委任后门部长的举动,连一声都不敢!难怪连你们的蔡总都说,人民如果把票投给你们,是没有逻辑的啦!

Monday, August 8, 2011

对妻子不忠就没资格在马华里搞派系


“爱搞派系者不如回家照顾妻儿或相夫教子!”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热了!蔡总在槟州马华代表大会上说到,马华已经没有政治本钱再内斗了,必须要团结一致去面对来届大选。他还揶揄一些区部主席在搞分帮结派的小动作,其实他只是假装不知道。蔡总还教训党员们说,要成为成功的从政者,必须要有懂得宽容,包容,宽恕及以身作则。

这就怪了,马华内斗,有惊奇吗?马华领袖斗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有何不妥吗?马华里的争权夺利斗争难道大家还不熟悉吗?蔡总,你今天的老总位子不就是内斗的胜利品吗?怎么了?斗到顶位了就怕别人把你给斗下来吗?

马华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所谓的内部权力斗争有停止过吗?从曾永森对李三春,陈群川对梁维泮,林良实对李金狮和后来的林亚礼,还有蔡总你和翁诗杰,这一些斗争有哪一场不是都“差点”就把马华给弄垮了?那么,马华垮了吗?然而,在每一场斗争结束后,马华就此得以恢复真正的和平吗?每一次斗争的胜利者都为马华带来改变了吗?几十年来,每一场斗争的结束,迎来的恰恰就是另一场斗争的开始。试问,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还不是马华的文化吗?

真的想问一问蔡总,马华的领袖们如果不玩权力斗争这一把戏,还有什么事情能做?认真为民服务,为人民解决问题吗?别的不说,就谈武吉公满山埃事件,赵明福的冤情,还有709和平集会政府无情的镇压,马华领袖们的态度又如何?

还有,在几十年的历史里,其实马华里通通都已经是成功的从政者了。所谓的宽容,包容,宽恕及以身作则,你们都已经发挥到无懈可击了。几十年来,你们不都在宽容巫统的暴行,包容巫统的腐烂,宽恕巫统把你们踩在脚下的霸傲,以及以身作则的劝告华社姑息巫统的所做所为吗?

马华到底要内斗到几时? 那就得看你们的文化传承功夫到不到家了!但,至于那些爱搞派系者,如果真的要回家照顾妻儿的话,我的忠告是,回到家,对待妻子必须要专一及忠心!因为在马华里,如果你对妻子不忠,你就没有本钱搞内斗,搞派系,以免连回家的资格都没有!那就不能符合蔡总的“爱搞派系者不如回家照顾妻儿或相夫教子”了。

最后,本人最欣赏蔡总的这一句“人是有感情的,若自己平時對人不好,卻還要人家支持你的話,這是沒有邏輯的”。YES!蔡总,有你这一句话,我相信在来届的大选,大家都会投下最有逻辑的一票!

Thursday, August 4, 2011

“技术问题”还是“心术问题”?

真的搞不懂!不论是什么技术,到了马来西亚,都会被我们的政府搞到有问题!不然,为什么“技术问题”会被我们的政府当作口头禅?
 

幽灵选民纯属“技术问题”?历史已有56年的选举制度,幽灵选民的“技术问题”不但未能解决,竟然还有日益严重的迹象?

到底是技术有问题呢?还是心术有问题?再难的技术问题,只要心术正,方法对,解决肯定不是问题。但,如果是心术出了问题,再先进的技术都会被制造成“有目的”的问题。


依我看来,连搞臭都搞到那么不专业,错漏百出,才是你们的“搞臭”技术最大的问题!还有,想把人民当作脑残来蒙蔽,更是你们最严重的问题!


真的是不说又不能交代,说了更让人笑坏。你们的没脑袋,其实我们都已见怪不怪!


你们那些不知所谓的“技术问题”,将会为国阵带来“结束问题”,听好,是“你们的结束不会再是问题”。

Wednesday, August 3, 2011

上诉庭拒颁诉讼准令, 武吉公满居民洒热泪!

上诉庭拒颁诉讼准令
武吉公满居民洒热泪















独立新闻在线(Aug 03, 2011 09:55:42 am)

上诉庭三司以技术理由一致裁定,驳回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居民挑战环境部总监批准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以山埃采金的上诉申请。
上诉庭三司昨天聆听了申请方和答辩方的陈词后今天裁决,法庭同意高庭法官的裁决,认为上诉庭没有理由介入此案,因此驳回居民的上诉。
承审此案的三司以上诉庭法官尼鲁玛拉(Nihrumala Segaran)为首,其他成员包括莫哈末希山慕丁(Mohd Hishamuddin Mohd Yunus)以及陈国华。
获知判决之后,法庭愁云满布,从劳勿远道而来聆审的武吉公满居民伤心痛哭。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这不只是武吉公满的问题,同样的事情可以发生在全国任何一个角落​,包括您的家园。



Tuesday, August 2, 2011

内阁沦为政党利益分赃的工具



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人民经过大选投票投出心中的代义士,中选的代义士组成国会,国会里再选出获得最多代义士支持的一位来当首相,首相再委任其他人组成内 阁来领导国家。


这很清楚也很简单,领导国家的内阁成员必须是能顺从民意的, 应该是人民所选出的代表。


不过,大家看看我们的首相是如何委任内阁成员的?先有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再来印度国大党主席巴拉尼维,一个接一个的后门部长。这告诉了我们什么?这是不是想告诉大家,党选比大选来得重要?哪怕你在大选中惨败, 哪怕你是一个造人民垂涎败将,但只要在党中争得高位,还是可以走后门分得一官半职!这难怪在国阵成员党里,党员们几时都是卖力于党争多过服务人民。


哪来的顺从民意?这到底是民意内阁还是党意内阁?一个政党的党员“甘愿”接受一个已经被人民嫌弃的人为他们的领袖,这是他们自家的事,人民无话可说。所谓党国分清,容易理清。但,如果连委任领导人民的内阁都不能顺从民意,党国不分,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这还妥当吗?这说穿了不就是政党利益分赃吗? 这不但违反了人民的意愿,对于民主政治更是一大讽刺!


首相大人,人民需要的是一个靠手中一票换来的民意内阁,绝对不是你们以物物交换的党意内阁! 虽然说委任内阁是你的权利,但是要清楚你的权利绝对是来自人民手中的一票! 还有,人民绝对不会愿意看到你们把内阁当作是政党利益分赃的工具!


所以,在委任领导国家的内阁时,请尊重民意,也尊重人民给予你的权利!机会不会永远靠你那边站,狂妄糟蹋人民给予你的机会,自食其果将会是最后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