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2, 2011

印度神油也难救民政党的不振


对于各路人马的拔根行动,一向来置若罔闻(对于人民的声音)的许子根终于火了,热了。子根伯伯不再坚持一贯性“无声胜有声”的沉默了,近来频频出招来回应来自内与外的指责。

对外,他驳斥了槟州槟城中华总商会会长陈国平对于他在槟州18年来毫无作为的指责。他提出了过去18年来的种种“低调的功绩”来呛回对方是瞎了眼,看不到他以往功劳。他也揶揄槟首长林冠英那“槟城刚从沉睡苏醒”的说法是在尝试贬低和妖魔化他,和污辱了槟州人民。

对内,他狠批陈智铭、再林及范清渊这几位“政治青蛙“没有资格质疑及批评他领导槟州国阵的能力及表现。再来,对于来自巫统方面的指责,他则以不会自贬身价来回应巫统基层的各项指责来圆场。

陈国平瞎了?林冠英在贬低和妖魔化你?他们都污辱了槟州人民?倒不如说是在308大选让你输上整万票及让民政在槟州只轮巫反,全军覆没的槟州人民全都瞎了眼!大家都是同样冤枉,贬低及妖魔化你,看不到你过去18年来的种种“低调的功绩”,对吧? 至于谁在污辱了槟州人民?那位不尊重槟州人民手上的一票,硬要把你从后门挤进内阁的首相,应该排在“污辱了槟州人民排行榜”的榜首吧!

“政治青蛙”没有资格质疑及批评你?那,请问子根伯伯你,那几位包括许月凤在内的“政治青蛙”有资格配合国阵典当霹雳州的民主来领导人民吗?为什么当初他们的资格没有被你质疑了呢?为什么当初国阵的恶行没被你批评了呢?

对于来自巫统方面的指责,你怎么又回到了一贯性“无声胜有声”的沉默了?这难道是因为指责者都是低层吗?还是指责者都是低能?那,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应该不会被你视为低层及低能吧?对于一位官位是对方所施舍的人来说,面对他们的指责时保持沉默也许是最佳方法吧!所谓,在人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还有,下届大选对民政党而言是个“不成功便成仁”的战役。这话倒是没错,但民政党要如何才能“成功不成仁”呢?大选将至的这一刻,民政党里上下都准备好了吗?现在的民政党跟308之前的民政党有分别了吗?难道,你们真的在期待什么都没做,就想槟州人民推翻自己在308所做的决定吗?

拜在巫统脚下,败在人民手上的民政党如果预想在槟州重振雄风,东山再起,退出国阵可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如果民政党还是继续由原本这一班已经受惯“国阵性”熏陶的领袖来领导的话,退出国阵,谈何容易?

温馨提示,如果民政党还是继续选择对于国阵至死靡它,助桀为虐的话,我想就算是Tongkat Ali再加上印度神油也挽救不了民政党的不振,还是等待残阳的没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