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0, 2011

每年都可以重载的文章---马华的自豪,华社的耻辱!

 (以下是小弟在2009 年所写的,两年后竟然可以重载,同样的事情年年发生,依我看,马来西亚一天还是由国阵执政,我的这一篇文章还是每年可以重载!)

最近,马华又再重复每年所必需做的例常公事 -- “华社教育上诉案”。注意,是教育上诉,不是教育政策! 最新最辣的案件(其实不可说是新的,每年都在发生), 就是公共服务局奖学金。一群在教育文凭中考获13A1、12A1、及16A的优秀生,又是因为申请公共服务局奖学金被拒绝而奔到马华去上诉,求助。然而, 马华还是象以往一样, 很自豪,很骄傲的向华社保证, 马华一定会替他们上诉,马华一定会替他们争取! 往往出面替他们上诉的还是党内最高层。 关于这一事,笔者有一件真实的故事想跟大家分享。

笔者友人的同事之中,有一位友族同事, 是位合约员工, 因合约即将圆满, 所以最近频频到处去应征。今天,这位友族朋友告诉友人一段发生在昨天应征时的经历。友族朋友昨天到某政府机构去应征合约教师一职。因为到场应征者高达两百 余人,所以面试是以一群为数五至六人一起的方式。 轮到这位朋友面试时,一起进入的还有其他四位也是友族朋友。面试进行中,当教官查阅其中一位男性友族的资料时,发现这位朋友是刚从英国某大学毕业的会计师 文凭生。这位教官便很自然的以英语来跟他交淡。就在这时,就发生了一件令人很愕然的事。这位朋友竟然以国语告诉教官,他不会讲英语!教官和在场的几位都吓 了一跳。 教官于是再次翻阅他的资料,确定自己没看错,是英国某大学毕业的会计师文凭生!那,他是怎样进入这所大学的?经教官一问之下,才知 原来是领了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到这所英国大学深造的。教官很无奈的以国语问了他几个问题。不懂英语,那在大学的日子里是怎样跟人沟通?如何跟讲师沟通?如何 回答问题?如何应对考试?他的答案让大家在吓一跳。 在英国那段日子,他只跟来自大马的同学交谈,他不曾跟讲师沟通,考试时靠死背一些课文! 那,他是如何顺利毕业的?教官又再一次查阅他的文凭,才发现, 原来他只是拿了一张证书,只是一张代表他有参与过这个课程的证书。不是毕业证书!再查阅他的成绩,竟然发现,他在领了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到这所英国大学深造 期间,必须及格的五张试卷里,他只及格一张!至于不能通过的四张试卷, 他告诉教官说,他实在是不懂, 也不想继续读下去了。所以就打道回国了。领了也花了公共服务局算百千的奖学金,什么都没读到,竟然就这样打道回国?不是教官而已,连在场的四位同胞无不瞪 大眼睛摇头!

公共服务局到底是以什么标准来判断申请者获取奖学金的资格?为何每年都有一大堆优秀生被拒于门外,而以这位仁兄的烂程度竟然可以领到公共服务局算百千的奖学金到英国留学? 这绝对是政策出现问题!而且这问题一直存在着很久很久了。

笔 者想告诉马华,我们不是要计较那一个种族得到奖学金的人数比较多。我们不是想抱怨华社得到奖学金的人数相对少。我们更不想看到你们每次都在为了这种事而忙 于上诉, 忙于想华社解释。然而,奖学金一事, 只是冰山一角。有太多的问题,太多的矛盾需要去解决。要彻底的解决这些问题,还是需回到问题的根本,国家政策问题!我们期望的是,你们在治国的政策上,能 插上一脚,而不是常举高双手。

马华, 如果你们觉得在这种不该发生的问题上成功上诉是一种骄傲,如果你们认为这种事情的发生是你们向华社表现的一种机会,如果你们认为每次派几个高层来处理这种 事就算是对话社有一种交待的话,那,我想告诉你们, 你们的骄傲,你们的表现机会及你们的交待,是我们华社的极大耻辱, 我们的悲哀!

失望还可修补, 绝望不能回头。请别让我们有感到“哀莫大于心死”的一天!

(也许大家的心已经死了很久了吧!)

Friday, May 20, 2011

通膨是一分钱的错?

好靓丽的一套太极拳!
可爱副首相的太极拳竟然还比张三丰更上一层楼!
把通膨的责任推给了我们久违的一分钱老兄。
小小的一分钱,今天在马来西亚突然变得比牛车轮还要大,
它竟然大到可以影响着那关系到大马两千多万人民的通膨?
通膨是一分钱的错?不是政府的错?
高招,果然高招!真的是稍微有智慧的人都想不到!
果然是 ONE MALAYSIA BOLEH!

肥祥的假无知,我们的真悲哀!

听到你那乱七八糟的无知话,真的很头晕!
看到你那假情假欲的无知脸,真的很想呕!
肥祥不愧是我们能干的富不长,富到不长进,富到不长脑,富不长智。。。
你的假无知,我们的真悲哀!
出年大山脚伯公埕的大戏,我会建议你到这儿来表演变脸,唱唱大戏。
变变你那七十二张无知脸给大家看,唱一唱你那无知的大话给大家听,
娱乐娱乐这儿的选民,也许对一端老哥在下一届的大选会有些“帮盲”吧!
最后,请不要表现到你好像第一天才加入国阵!真的真的很想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