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1

黄衣 可怕,黄片可贵?


穿黄衣就说你反政府!当众播放黄片却说你爱国?!YES! 有如此”先进”的思维来主导2020 先进国的宏远,果然够Satu Malaysia!

刚才在机场排队等待登机时,排在我前面的老叔突然向我打量了一番,说道:“年轻人,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你还敢穿整件单黄色的衣服,你难道不怕被抓吗?还是你还没有看新闻?”

脑里顿时滚动了一番,再连接到我双眼使它向我自己的身上打探,果然是一段纯黄色的上半身!嗯!真的很可笑,老叔,我这一件黄衣不是偷的,为什么要怕呢?对,只是一件黄衣而已,为什么要如此的怕呢?为何要如此的大动作呢?依我看,怕的不是被人抓,只是怕的那个在乱捉人!


看了政府近期的一系列“抓狂”行为,有这个必要吗?难道真的想通过制造人民的害怕,恐惧及不安的心理来掩饰自己那害怕,恐惧及不安的内心?要知道,他们害 怕的不应是穿在人民身上的黄衣,而是在黄衣里头那颗愤怒的心!他们恐惧的不应是709大集会,而是 人民那忍无可忍的爆发!然而,他们之所以不安,绝对不是因为那些什么 和平示威会威胁到人民安全的谬论,而是人民那越来越成熟的思想!


爱国到底是什么意思?先看看这一群被你们无理·拘捕的“黄衣人士”,再看看你们那一些只懂得在国会里唱黄调的议员,那一些只懂得当众播黄片的人,还有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土权,我想大家不必再找字典了吧!


不妨告诉你,今天我不止穿了黄衣,就连底裤也都是黄色的!说到怕,DIGI Yellow Man, 您应该比我们大家都还怕吧!要知道在这里,黄衣 可怕,黄片可贵!












Friday, June 17, 2011

烧钱煮水,唯我独尊!


林伯不是专家,所以林伯不懂得我们的面子书怎么要用这么多钱。

林伯不是专家,所以林伯不懂得要怎样煮熟一锅水。

林伯不是专家,所以林伯不懂得煮水可以用煤气,煤炭,木材,电等等。。。


林伯没有信心,所以林伯选择了用烧钱的方式来煮熟这一锅水。

林伯不是专家,所以林伯不能解释这一锅用钱烧熟的水究竟跟用煤气,煤炭,木材,电等等来煮熟的水有什么不同。


都说林伯不是专家咯!你们还问?!!!

因为林伯不是专家,所以林伯不懂得翻译华语是需要懂得华语的人。

因为林伯不是专家,所以 林伯不懂得煮水是需要热能的。

经过两次的耻辱,林伯终于懂了煮水是需要热能的。


现在林伯知道了,但,要用什么方式来取得热能呢?

啊对!像林伯的同僚一样就行咯!用钱来烧,这锅水一定比较好味吧!

你们就继续用昂贵的电来煮水,以让林伯有足够的钱来烧我们这一锅水。。。


烧钱煮水,唯我独尊!

Thursday, June 16, 2011

你们不懂得吃饭是需要张开嘴巴的吗?


子根有曰:大马之前因欢迎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布景板中文欢迎词翻译而出糗,这是官员草率使用谷歌翻译而出错。涉及部门的高官已经向首相致歉。

为什么只是向首相道歉?为什么不向全马来西亚的人民道歉?难道你大人觉得在这一件糗事中,只有首相一个人会被全世界人取笑?难道世人就不会取笑身为人民的我们?因为他们,全国人民的的华语程度被世人所误解了,难道他们不需要向我们道歉吗?更重要的是,令你这位身为首相署里的华人部长,不是被误解说不懂华语,就是被误解说在睡觉,你说他们是不是最应该向你道歉?


子根有曰:其实,相关官员是“好心做坏事”。他们其实是心存好意,想在布景板上加入中文的欢迎词。不过,因为没有时间,所以有关翻译工作是通过谷歌翻译进行,并没有咨询其他谙华文的政府高官或首相署官员。

原来如此。依你所说,你们原本的计划就是没有打算加入中文的欢迎词?这只是相关官员在最后时刻才突然想加入的“好意”?在策划欢迎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庆典上,竟然没有想到要加入中文的欢迎词?这对于温总理温是不是也太无理了吧!

子根有曰:内阁决定,为了避免未来重犯类似的错误,政府在翻译任何写作或言论时,必须使用相关语言的专才。


哇!你们竟然不知道翻译华文是需要使用懂得华文的人?难道你们不懂得吃饭是需要张开嘴巴的吗?

还有,不晓得你们这一个决定是在首相署的布条大笑话之后就决定的呢?还是在旅游部的网络大悲剧后才决定的?如果是在首相署的布条大笑话之后就决定,那么这一次旅游部所用的语言的专才可真的是专才中的专才呀!如果是在旅游部的网络大悲剧后才决定的话,那么我们的政府还果真的是后知后觉中的专才,再闹了一个被世纪大笑话后竟然还不懂得立刻醒觉,可谓悲哀!


子根有曰:政府之所以会在布景板置入中文欢迎词,是因为内阁在4月8日决定要给予国家贵宾更加个人和热闹的欢迎。


子根叔叔,你真的弄到我们的头很晕。一下子说是相关官员其实是心存好意,在最后时刻想在布景板上加入中文的欢迎词,因为没有时间,所以有关翻译工作是通过谷歌翻译进行,所以“好心做坏事”。一下子又说,在布景板置入中文欢迎词是内阁在4月8日所决定的。为什么你的解释会那么反复无常呢?你大人到底知道自己兜到哪里去了吗?你把那套威震江湖的国阵“太极功”耍得那么烂,还不快快跑去向老大道歉?不过,这次就只向他道歉可以了,至于我们就真的不必了。


布条的语句那么烂,网络的翻译那么烂,现在连解释都是那么烂!真的很佩服你们。我们的“领袖”们,好心你们,请不要再侮辱人民的智慧了好吗?

再烧几千万去请个翻译员吧!

又有经典之作,又一次乱七八糟的翻译,大家请欣赏以下这世上最强词句: 

“字母i.申请人年龄低于50岁必须证明流动资产价值至少令吉, 000和离岸收入10000林吉特每月。”

“二。申请人50岁及以上的可能符合财务证明RM350 , 000的流动资产和离岸收入10 000林吉特每月。对于那些谁已经退休,他们必须证明收到养老金由政府批准的资金林吉特每月10 000 。”

到底是什么来的?大家看了是不是觉得一头雾水?是不是很想叫他们去撞墙!竟然可以把华语侮辱到这种境界,真的很强!除了强,我说旅游部这《第二家园计划》的中文版官方网站,你们真的很勇敢,你们敢登,还真的不怕人不敢读?

马华,民政!你们真的没人懂得华文吗?还是说不懂得马来文和英文,所以不懂翻译?还是懂也没有用,没得出声? 你们的老总只看到贸工部长睡觉,就没看到你们的旅游部长睡觉?如果不是在睡觉,难道说连自己部门的网站都没看过?

等一等,给大家这笑一笑,他们会不会又再烧几千万去委任一个人专门来做翻译?如果真的用几千万来请一个翻译员,那也也不足为奇吧!一条狗都要3万4千了,更何况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在他们那几百万个党员里都找不到一个的人,你说如果不花上几千万,哪还得了?

再说,他们就会说我们又被误导了! 所以, 我们必须相信他们绝对不是乱烧钱,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所烧的每一大笔钱,都是很有“目的” 及“意义”的。既然是这样,再烧几千万去请个翻译员吧,免得再让世界取笑!来去你们都把马币都当成了阴司纸来烧,一张阴司纸最小都五千万啦!

Tuesday, June 14, 2011

把马币当作阴司纸一样来烧?


哇佬呃!他们竟然把马币当作阴司纸一样来烧?他们竟然把人民的血汗钱当作废水一样乱冲掉?动不动就要额外拨款131亿!想也不想就花了180万来设什么面子书专页! 搞一搞那无聊的集会就烧掉整整2700万!

也许有人会说,世上哪个政府不吃钱?地球上哪个政党不吃钱?为什么人家的人民不乱,你们却常常在呱呱叫? 为什么他们的人民会闭一只眼,为什么你们样样都要问?

对!也许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吃钱,当中包括那些发达国家。但人家是吃得很有避忌,人家都是偷偷的吃,吃的也都只是剩下的菜尾,偷偷的夹了10%,其余的90%还是会留给人民。虽然说只是偷偷调一调菜尾,如果被人们发现,也会被人民当作过街老鼠来打。

不可否认,也有一些国家的政府也会毫无避忌的吃,把人民的血汗钱都吸光,简直把人民的钱当作是自己的钱,把国家财富当作私房钱,偶尔只是施舍当中的10%给人民当作添香油钱,添一添,功劳大过神仙。但,试看一看,这一些国家哪一个是不属于落后国?

现在,看一看他们花钱的方式,大家会不会觉得很乍舌?他们还会有所避忌吗?满桌的饭菜,我们还期待可以赏到菜尾吗?连骨头也许都不留给你!难道我们的眼睛还真的睁得下吗?这样下去,我们还真的要相信什么2020先进国吗?

还是那一句理所当然的话,“哪个政府不吃钱”?分别只是10 对90的方程式,还是90 对10的方程式而已。要令到他们偷偷的吃得有避忌,还是像现在一样放肆的大快朵颐,权利绝对在于你和我。

Monday, June 13, 2011

把它送给你,希望今天你能笑容里能多了一点点可爱!


 抹去的是尘埃,留住的是精彩;
往事的悲哀,该为你的前方铺上亮丽的云彩!
 

人生的白纸上,该涂上的是色彩;
前方的道路上,需要的是内心的澎湃!
 

思考前方展望未来,让您的未来充满着爱;
介意过去停歇不前,使您的人生无精打采!



面对现实可以很残酷,接受现实可以很无奈,
但领悟事实你将拥有更多的爱!


朋友,把它送给你,希望今天你能笑容里能多了一点点可爱!

后门部长痛批民选首长

 

暂时搁置发展蓝图就是不懂得治州? 三年里没有蓝图就代表槟州没有发展? 然而,秀出一个接一个华而不实的大蓝图就代表懂得治国?施行了一个接一个肥了朋党口袋的大型工程就代表是好领袖?

担任了十八年的首长,在308大选输了一万票,再当上后门部长的子根叔叔,经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你的治国理念依然还是很“国阵”,你的想法还是依然那么“民政”。

这三年里的槟州不如之前你那十八年?也许你已经三年没跟槟州子民接触了,不懂得我们的感觉,不了解我们的感受。

这三年里民联不懂得治州,你那十八年才把槟州治得很好?这难道是说308令民政全军覆没的选民不懂得投票?而你在308输了那一万票应该是很冤枉的吧?

林冠英担任的首长不比你那十八年来得好?林冠英做得好不好,下一届大选槟州人民自然心理有数。但,你那十八年是不是一位好首长,在308槟州子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至于是一位后门部长批的对,还是一位民选首长做得好? 我相信,最有资格及最有权利讲的就是那手握一票的槟州子民,这里面就包括了我。后门部长VS民选首长,来届大选见真章吧!

Saturday, June 11, 2011

为了华裔的感激,马华想做反对党?


总结蔡总对大马华裔的抱怨:

1)认定大马华裔不公平,只把矛头对准政府,而对在野党特别宽容。

2)认定大马华裔对于政府都天生抱有一种盲目的“仇视”心理, 不管政府政府做什么都觉得不对。

3)认定大马华裔都没有感恩的美德,因为不管马华做得“多好” 都不会表示感激。

4)认定大马华裔对反对党都情有独钟,因为觉得反对党永远都不会犯错。

猜测蔡总对大马华裔的渴望:

1)很渴望大马华裔可以对他,对马华比较宽容。就像对待反对党一样。

2)很渴望大马华裔可以不要对他,对马华抱有那一种盲目“仇视”的心理。就像对待反对党一样。

3)很渴望大马华裔对他感到感激,对马华感到感恩。就像对待反对党一样。

4)很渴望大马华裔也可以对马华情有独钟,也认为马华永远都不会犯错。就像对待反对党一样。

从以上的种种抱怨及渴望看来,也许蔡总真的很羡慕反对党,还可能渴望自己会是反对党。如果是这样,蔡总可以在来临的下一届大选有所行动,让他所“渴望”的都可以实现。比如:

1)把马华从国阵中拉出来,加入反对党。这样就可以如愿的得到华裔的宽容。

2)想办法令国阵变成反对党。这样就可以如愿的不被华裔“仇视”。

3)退出马华,加入反对党。这样就可以如愿的得到华裔的感激及感恩。

4)退出马华,另组新党,然后加入反对党。这样华裔也许会对你的新党也情有独钟。

5)还是干脆把马华给关了,让她在马来西亚政坛消失。这样也许就会一了百了。

笔者不晓得蔡总会不会真的那么渴望得到大马华裔的感激而想尽办法令自己成为反对党?但,如果马华选择继续这样下去,这一本“抱怨秘笈” 还是得一代传一代吧!

最后, 笔者想告诉蔡总,如果下一届大选你真的把国阵变成在野党,把马华变成反对党,还是把自己变成反对党员,我一定会投你一票,以表示对你的感激,对马华感恩!

Thursday, June 9, 2011

求求你们感恩吧!




又是马华领袖在炮轰华裔没感激马华的贡献。又是马华领袖指责人民不公平,只把矛头对准政府,只把枪口对向马华。我说又是,是因为我们肯定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一种怨言。这几句怨言好像收藏在马华的舞功秘笈里,一代传一代,每个马华领袖都必须把它舞一舞。

华裔不感激马华多年来把华社问题带上政府内部处理的功劳?马华的领袖们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人民要为这一些每年都在重复的问题得以“暂时”被处理掉而感到感激?为什么人民不可以对一个没能力把问题彻底解决的政党而感到失望?更可悲的是,为什么马华要把处理自己的无能当作是一种功劳而在要求人民感恩?

 “为什么政府做什么都不对”? 多泼妇骂街的口语呀!难道马来西亚的华社对我们的政府都抱有“仇视”心理?到底是人民在盲目地“仇官”还是你们这一些“为官者”在自己埋汰自己、自己糟蹋自己的原因所致。那么,人民到底是“仇官”还是“仇腐”?身为马华领袖的你应该好好想一想。

孟子有曰:“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为官者要以民为重,心中长存以民为本的执政理念,时刻关注、倾听人民的权益和呼声,敢于担当为民请命,将民怨、民愤化解在萌芽之中,让失望者看到的是希望, 而不是绝望!更不是常把要求感激,乞求感恩挂在嘴边!


“如果没有信心,最好就不要打战。” 讲得很好!但,请不要忘记,政府做得好不好是人民说了算! 你们在来届大选有没有信心,是不是应该由人民来决定? 不是把口号喊得大声一点就代表你有信心!

“国阵虽然拥有弱点,但至少还有纳吉及其改革计划”?你们常埋怨说不懂得华社到底要些什么,现在看来,你们确实还是不懂得人民心声!

Tuesday, June 7, 2011

屈原 VS 卡扎菲




端午节,让人最怀念的味道莫过于粽子香。然而在这个农历五月初五,阳历六月六号的日子里,让人最常提到的却不是5566,而是一个死人和一个活人。一个是已离去两千两百多年却还让人怀念的爱国之士屈原。一个是还活着却有很多人想他死的疯子上校卡扎菲。
 

两千两百多年前,因为爱国,屈原投江了!因为心死,所以屈原自尽了。抱着救国救民的志向,富国强民的打算,反倒被奸臣排挤出去。因为不愿意随波逐流活着,最后留下一句“我宁愿跳进江心,埋在鱼肚子里去,也不能拿自己干净的身子跳到污泥里,去染得一身脏。” 就抱着一块大石头,跳到汨罗江里自杀了。

四十二年前,因为理想与激情,卡扎菲推翻了腐朽的伊德里斯王朝,通过一场不流血政变建立了拥有主权的利比亚共和国。然而四十二年年后,民间的革命之火却让他面临执政以来最严峻挑战。但他还是依然发挥他那固执而疯狂的性格,不但不选择在抗议声中黯然走下政治舞台,却依然负隅顽抗,还留下一句 “永远不会离开利比亚的土地,要战斗到只剩最后一滴血。”我相信,这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铁血独夫,他的王国的崩塌,只是时间的问题。

也许,屈原的死对当时的楚国没有特别明显的影响,只是让中国历史上多了一个纪念日。但这一个纪念日除了让后人感叹忠臣不得志的可悲,也让后人谨记了昏君王朝必灭的教训。

也许,我们也不得知未来的利比亚及埃及会是怎样?会变得比较好?还是会变得更乱,更烂?但,很肯定的是这一团革命之火已经燃起了当地人民的希望之光。他们都期望着会有比较美好的未来,他们也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一个改变的机会!

问题是,为什么中国人要等到忠臣自尽后才来心通?为什么利比亚及埃及人民非要等到绝境后才来想到反扑?难道有些人真的非要那么残?明知前面是前往悬崖的绝路,还是要抱着欺骗自己的心态等待奇迹出现,而不选择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利!

今天,我们不需要屈原投江的历史重演,我们不想要也不允许卡扎菲或穆巴拉克的版本出现。然而现时,我们更需要的是大家及时的反省,我们更期望的是大家弄清未来必须走的路。选择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利,也许来不及为了自己,但至少可以为了下一代!

Thursday, June 2, 2011

拾粪图脸的老蔡



老蔡!大马现阶段每个人都拥有种族主义?
哈哈哈!依你所说,你承认自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还是说你自己不是一个大马人?

请问,国阵可以代表大马的每个人吗?每个大马人都是巫统的党员吗?还是那些极少数的兴风作浪者就能代表整个大马人?

我们都了解你不是在擦鞋,因为擦鞋你还没有资格,顶多只是奉旨擦擦屁股,拾一拾主人帮们到处留下的粪!不过,擦屁股也必须讲究功夫,别为拾到一堆粪而手舞足蹈,一不小心会不自觉的把它往自己脸上图!到时发奋图强不到,拾粪图脸弄到自己遗臭万年就咎由自取了。

众所周知,所谓的种族主义,种族敏感等等都只是国阵老掉牙的政治伎俩。民间现阶段并不存在这种玩意也不再相信这一些胡言乱语了!

我们不懂你们所谓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会不会于2020年落实?我们也不相信你们的一个马来西亚可以消除你们口中的“种族主义”观念。

我们只相信只有把你们这一堆人拉下台,你们所版权的“种族主义”大戏才会完全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