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5, 2011

在马来西亚,肛门最大!

贪污不是大问题,因为天下没有不贪的官,这是自然。政治人物无所不用其极争权夺利,问题不大,不必太生气,这是自然。国库可以被贪官掏空,新闻自由可以没有,纳税人的钱可以去向不明,这是自然,因为这是“政治”,但口交肛交不行,纵使自愿也不行,因为这是严重“反自然”!

巴生自贸区涉及上亿的丑闻可以沉寂下来,但赛夫的肛门不能停止调查,必须发动国家机器,追根究底!纳税人的钱可以乱花,但马来西亚人的肛门,我们必须努力保护!


这是什么逻辑?除了愚蠢!----欧阳文风《一个愚蠢的马来西亚》